白白soso

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5)

桃井momo:

依然是龙剑的场合,今天是大师在车底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龙宿在剑子家留宿一夜,又是纠结又是被打把势的剑子踹的毫无心情拉灯啊(…)


分割线——————————————————


  疏楼龙宿是在剑子家醒来的,周六的早晨,他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嗡嗡震动,本以为是父亲,结果是仙凤发来的消息。


  「您昨天去哪了!」


  「我只是想出门清醒一下,你叫我爸妈放心,没死,也没叫人绑票了。」


  龙宿把手机扔到一边,他一想到那些事情就头疼,父亲一定又在说自己不孝,咒骂自己被撕票了他也不救。他摸了摸另一边,还是温热的,剑子应该起床没多久。昨晚他睡觉打把式踹了一下龙宿,龙宿那时真想把他扔到沙发上睡,床有些窄,一转身,又和剑子的睡颜离得很近,几乎可以感受到他的鼻息。一夜,身边都是剑子的气息,书桌上三个人的合照和各种剑道奖状和奖杯,龙宿想以后是不是也要这样,只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相拥入眠,他揉了揉被睡乱的头发,起身环顾剑子仙迹的房间,陈设和普通的高中男生没有半分区别,龙宿想起自己的房间,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也摆着一张三个人的合照,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一同去山里野炊,还是锅盖头的佛剑和被可乐溅了一身的剑子,还有拿着自拍杆浑然不知情的疏楼龙宿。


  “你起床了啊,我给你找了个纸杯在洗手台上,洗面奶是黑瓶的,毛巾你要是不介意,可以用我的,白色的那个。”


  剑子倚在门槛上,怀里抱着那只白色的小猫,早上起来都有些困意的一人一猫,同时打了个哈欠。龙宿踩着拖鞋,说剑子怎么突然这么殷勤。


  “就因为你是疏楼龙宿,要是其他人我都不让他进我家门。”


  剑子想起了上学期以补课为借口赖在自己家的仙姬,冷汗差点冒出来,可不能随随便便透露自己家的地址了,校草的日子不好过啊。


  “说不定以后谁进谁家门呢。”


  轻描淡写一句话,像极了男孩子之间的斗嘴互损,可是在剑子耳朵里,怎么都变了味道,他这个人爱乱想,以后真的要成嫁入豪门的那种泡沫剧主角?他晃了晃脑袋,做出了一个呕吐的表情。龙宿在洗手间洗漱,剑子转身把猫塞进阳台的隔离区,免得它又是爬灶台又是钻柜子,把小毛球收拾妥当才敢准备去洗手做点早饭招待贵客。昨天的吻好像还留在嘴唇上,剑子用湿润的指尖蹭了蹭下唇,在昨晚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所谓爱人,所谓对方存在的意义。


  龙宿对于他来说,从朋友变为爱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剑子依稀记得是情窦初开的十四岁,父母在初中时就在告诉他,不要早恋,不要学坏,要好好学习才能有出息,剑子仙迹算是个听话的孩子,他周四和周五要去剑道班,龙宿每天都会被一辆豪华的轿车接走,剑子会目送他上车,才往公交车站跑去。说实话,龙宿有时候脸上总有不同于同龄孩子的表情,


  当时的剑子猜不透,以为是龙宿又因为弄脏了他的名牌衣服和皮鞋而生闷气,他也不敢说话,两个小男孩,一个低着头,一个看着身边的人,在秋千上荡了一整节体育课。


  剑子不想让龙宿把痛苦的事情憋在心里边,虽然有时候他满腹黑水,但他依然是自己和佛剑的好朋友,整个世界最铁的三人组,也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


  “你又要下方便面吗?”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水声也停了下来,剑子刚想拿出方便面又惺惺收了回去,塞到了满是速溶食品的柜子里。


  “…呃…你耳朵能不能不要这么灵…”


  “我倒是想说你能不能对自己好点,我一个人在家没有保姆也能做点东西填饱肚子。”


  他想起剑子的便当盒里,总是只有一个煎蛋,一个章鱼香肠,还有一些海苔碎洒在米饭上,他这个人太过于随性了,龙宿有些怀疑他离了自己和佛剑该怎么生存下去。


  “我有时候也去佛剑家蹭饭的。”


  剑子竖起了大拇指,却被龙宿一把揪住了白毛毛立马打回原形。


  “好好好…我答应你好好照顾自己…你个死傲娇分明就是担心我!”


  “我没有关心你,别自作多情了。”


  龙宿说到这,分明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剑子不得不说,最近他微笑的频率越来越多,他松开剑子的一簇白毛毛,转身去系上了围裙,剑子愣在原地,好久才憋出一句带着笑意的话。


  “龙宿大少爷…也下厨了…”


  当剑子塞进嘴里最后一口黄油吐司后,龙宿的电话铃响了起来,他推开椅子起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显示来电是父亲。


  “爸。”


  “怎样,想明白了吗。”


  龙宿不敢回答,他握着电话,迟迟说不出话,如果现在与他的意愿背道而驰,自己就会失去靠山和权势,如果放下剑子离开这里,他更做不到。龙宿没办法做到毅然决然的选择或放弃,只好做出了最后的妥协。


  “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等我高中毕业…”


  “疏楼龙宿,这是最后通牒了,高中毕业后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搪塞我和你母亲,你都要听我的,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龙宿嗯了一声,电话那头也是一声叹息,然后就是挂线后的嘟嘟声,龙宿可能再也不想和谁谈论这么黑暗的未来了。


  “哈…?你要走了?”


  剑子在门口看着准备要走的龙宿,昨晚那一夜贴得很近,有说不上来的高兴。他还准备和龙宿中午一起去佛剑家,一起催他赶紧找个女朋友。剑子有些失落,扶着门框,凝视着神情有些不太对劲的龙宿,他觉得一定是他父母的事情,他昨晚没有冷静思考就跑了出来,而且还亲了自己,根本不像平常那个遇事镇定的可怕的疏楼龙宿。兴许这就是爱的力量?


  “嗯,下次带你出来吃饭。”


  “…你做的黄油吐司很好吃…”


  龙宿酒窝又深陷了下去,金色的眸子眯了起来,鬼迷心窍般伸手拉住剑子掀开他额前的发丝,轻轻吻了一下。剑子懵掉了,直直站在原地,闻着龙宿怀里高级香薰的味道,立马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我去送你!”


  剑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般飞快钻进客厅拿起钥匙,龙宿就听着屋内的声响,剑子不一会儿就跑了出来拉着他出门,下楼之后搬出了自行车,自然而然的拍了拍后座,让龙宿坐上来。


  “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生气…”


  所谓心意相通,剑子也明白,在无法做出取舍的青春,当下才是最重要的,或许这场感情不需要结果,只需要一个过程,如果能在对方的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不枉费深情。剑子这般说着,往门外的骑去,他最喜欢的枫树大道,现在已经成了赤橙的海洋,龙宿在后座,还没有回复剑子那句话。


  “…呃…你如果真生气,肯定是因为有人反对你的想法吧…你想要得到的必须要得到…嘛,不要太注重结果了,慢慢享受这个过程…”


  龙宿的目光里,这个白发少年迎着晨间的风,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不知是什么感觉,大概是生命中唯一的光,是从海水里折射下来的波光粼粼,似是救赎。


  “疏楼龙宿的心思可不是那么容易猜透的。”


  他贴着剑子的后背,逐渐入眼的电车站,让他失望了几分,为什么不再远点…龙宿下了车,依然是准备打卡进站,剑子突然撇下自行车,死死抱住了龙宿。


  “…喂!”


  “不要把话憋在心里了!我想…我可以做你倾诉的对象…”


  龙宿眨了眨眼,听这话,他的确是找到了那个能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选,拍拍剑子的肩膀,示意他抱的太紧,有些喘不过气了。


  “搞的这么肉麻…你没注意到你衣服都穿反了吗?”


  被剑子松开的龙宿转身挥了挥手,没等剑子反应过来就跑进了月台,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剑子仙迹,嘟囔了一句好像真的穿反了欸…。

评论

热度(37)

  1. 白白soso茄咯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