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姜隐:

『20180304 花開花落。拂櫻齋主』數點滋花雨未乾,弄晴紅日上闌幹。櫻花梢上風微動,著意吹人也不寒。(櫻花季到了~補照復習時間..XD )


小甜甜合集

沈一笑:

1.

孔雀:祸风行,吾,还你了吗?

51:上次的100还没,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孔雀:支付宝吧……那啥余额宝里没那么多,先还50,剩下的走微信行不。

51:好的,100而已,不急啊。

孔雀:支付宝和微信加个好友啊~

51:嗯。

孔雀(这下手机和微信全要到了,计划通)

2.

御不凡:绝尘,你终于来了,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漠刀绝尘:我这不来了吗?咋了?

御不凡:甜筒汉堡鸡肉卷薯条第二个半价,但我一个人吃不完,又怕你来了我没得吃……

漠刀绝尘:…………再买两份不就得了吗?

御不凡:不不不,我钱不够。

漠刀绝尘:刷我的卡。

3.

吞佛:傻剑雪,我驴你的。

剑雪:为虾米!

吞佛:没想到吧!我有王炸!看牌!

剑雪:为虾米!为虾米!你有顺子!还是同花的!

吞佛:想不到吧?!地主的牌比农民多~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叫地主的原因!

4.

鷇音子:吾道不孤。

三余无梦生:时间,只留恨不留人。

鷇音子:好巧,你也在复习啊。

三余无梦生:你还有时间说话?还有多少知识点没看完?还不赶紧抄!

鷇音子:也是。



小甜甜合集2

沈一笑:

1.

枫岫:好友拂樱,吾不怪你,吾原谅你。

拂樱:你还真能啊!我让你放机灵一点!动作快一点!小抄夹手里不就就没人发现了?你到怪起我来了?!还有,不要再散发你该死的魅力了!离我家小免远一点!!!

枫岫:唉,是吾不好……

拂樱:撒手!我让你小免远点不是让你离我近一点啊喂!撒手!!

2.

苍离:这一次,你做的真好。

俏俏:老师还有哪里不舒服啊。我给您揉揉。

苍离:脖子。

俏俏:好嘞。

苍离:杏花教的不错。按摩的手法,力道。不错。

3.

苍离:杏花,我想死。

杏花:想死你个大头鬼!说!死是谁!你为什么想ta不想我!

4.

素素:采铃——采铃啊——

采铃:我在——我在啊——




续缘:我爸每天都要在房间外面用不同的化身喊我妈的名字,两个人还乐此不疲。真是两个幼稚鬼。



阿玊(如果你嗑魔靖我们就是好朋友,我想吃粮啊啊啊啊啊啊):

【赤隼】【段子】




恶搞,皮一下




当年赑风隼和鬼方赤命是一起在戏班子里学戏的。




戏班老师在台上掩饰旦角水袖的甩法,手一扬,再一收,那水袖就飘出去在空中挽了个极好看的形状又飘回手中。好看的紧。




赑风隼这方面的天资高一些,也一个扬手,就是和老师半分不差的效果。加上他那好看的样貌身段,甩起来甚至比老师还要好看几分。




鬼方赤命眨眨眼,也甩。




红绸铺天盖地的砸了老师一身。




意料之中的,鬼方挨了老师的批评。赑风隼得了老师的小红发。




那时候他和赑风隼还不熟。不过两个人分到一个宿舍,夜半怀恨在心将人家拿红绸捆起来掉在树上。




赑风隼在树上晃悠悠的,一边荡一边骂他。




他在树下就听着。听着听着突然不知道怎么就get到了赑风隼的颜值,从此之后死乞白赖的就追着人家要做朋友。




自从知道这段后,对比赨梦那出隐隐约约的故事,赬手奎章更加断定:赤命你就是个颜控



废柴恋爱法则(现代AU)

好可爱的樱花花


敏感度FY:

拂樱斋主单性转,慎入。


 


01.


 “小翠你觉得这个领带的颜色好看么?”


“小翠你替我挑个袖扣?”


“小翠你说我到底该穿哪双皮鞋?”


“小翠你搭理我一下?”


“小翠?”


“操/你妈枫岫你给我闭嘴。”


“……”


“你的脾气真的该改改了,你说呢,小翠?”


“我说你要死了。”


“……”


 


以上的对话发生于正准备去相亲的我,和给我牵线搭桥的青梅竹马,寒烟翠之间。我们两个的妈是一双默契十足的好闺蜜,就连怀孕这种事也跟商量好似的,一前一后有了我和寒烟翠。两位女士看多了古今言情剧,一拍脑门把我俩的人生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同性别结拜,异性别就奔着结婚去。以至于我和寒烟翠从幼儿园到高中从没能分开不说,还一直是固定同桌。


凭良心说,寒烟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而我自认也是玉树临风,相貌俊秀的阳光男孩。因此在我四岁那年第一次从动画片里学会“爱”这个字后,寒烟翠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我之后十余年的实践对象。


“小吹小吹~这个糖糖给你吃~窝耐泥哟~”


“不要!泥奏凯!”


以上对话发生于我们大班毕业当天。


 


 


“老婆,以后我们有了宝宝,我一定会给你们两个最幸福的生活哒!(握拳)”


“老师,枫岫他站队的时候跟我说话!(举手)”


以上对话发生于我们小学毕业当天。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阳光是烧灼的爱意,雨水是倾斜的眼泪!风不会不吹,雨不会不落,我枫岫不会不爱你,寒!烟!翠!”


“你好蠢啊,我早不爱看郭x明了好么?”


以上对话发生于我们初中毕业当天。


“寒烟翠你他妈从来没谈过男朋友,你不就是喜欢我么你装什么装!你这样欲拒还迎的老子我见多了!靠!高考完就和老子恋爱!听到没!”


“枫岫你醒一醒,球球了。”


以上对话发生于我们高中毕业当天。


“……卧槽尼玛寒烟翠你在干什么???”


“和妞打啵啊?怎么,你没试过还不允许我来?”


以上对话发生于一月前的某个日光灿烂的午后。彼时,穿戴一新,器宇轩昂,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的我手捧玫瑰花,身喷古龙水,迈着爱豆的步伐,带着麻豆的架势,准备向寒烟翠进行我人生中的第一百次表白。


那时的我沉浸在“单身的我在双十一这天把单身的她约出来吃饭然后大家就可以一起脱单了嘿嘿嘿”的美好幻想中,然而现实的铁拳还是迎面重击,向我这个年轻人直述了社会的不易。


我特么居然看见寒烟翠在餐厅里和一个小美女抱着亲嘴儿!而且那小美女还是我大学本科时期有名的金发碧眼的新疆学妹!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拉的一手娘娘配啊???


“寒烟翠,你……”


“对不起啦哥,我一直是个蕾丝。以前看你那么对我,就没好意思告诉你。”


寒烟翠撩了一下她的长发,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还是那么的令人心动。


——如果她能把手从我学妹的胸上拿下去的话。


“那你怎么现在好意思了……”


“哦,因为我俩这周末刚见了家长,寻思着寒假出国把证扯了,这不通知你一声么。”


“……”


20xx年11月11日,晴,我,一个风采无双,英俊无俦,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连续数年获得国家奖学金的大好青年,眼见着我童年到少年到青年的女神,我青梅竹马的小妹身归他人。


问题是她找的还是个与她不相上下,充满异域风情的,女人。


 


我和我的玫瑰都枯了,呵呵。


 


02.


“小翠,你学姐怎么还不来,你要不再问问她?”


处于对青梅竹马的关爱,寒烟翠在斩断我俩的可能后开始为我筹划起了相亲。此刻,我们俩并肩坐在高级西餐厅里,准备迎接我人生中的第一位相亲对象的到来。


“我拜托你啊……这还有一刻钟才到约定的时间好么?”


正带妹吃鸡的寒烟翠不耐烦地抬头白了我一眼,神情中自有一种老司机看小雏鸡的轻蔑不屑。


我不得不选择闭嘴。


毕竟除了一张照片,我对我的相亲对象可谓是一无所知,等会儿还得仰仗把妹大佬寒烟翠带我泡妞带我飞。


但也是一张照片,才能让我在被寒烟翠彻底拒绝后还能和她如此风平浪静的坐在一起。


寒烟翠发给我的是一张典型的游客照式他拍。照片里的姑娘身穿一袭粉色连衣裙,站在寒烟翠她们大学标志物下,笑着对镜头比了一个有些傻气的剪刀手。


那张照片没经过任何的美图秀秀,虽然本直男对此也不是很确定,但我很确定的是,就算美图秀秀再升级换代,也不能把人人都P成图片里的姑娘那样。


我十分怀疑的问寒烟翠,长成这样的妹子还用得着靠相亲解决个人问题?你别是在这儿牵线搭桥助我喜当爹的吧?


寒烟翠一个白眼翻过来,看在我秒认怂的面子上才没和我动手。她先是严正警告我决不可对她的女神进行任何污蔑,之后三哀四叹地讲述了她女神的故事。


原来寒烟翠的女神与我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恋爱废柴。多少男人为她女神的脸慕名而来,就有多少男人被女神的内在彻底劝退。


“她……和你一样暴躁么?”


我抱头蹲地,以安全的姿势发问道。


“嗯……那倒不是,有点过于书呆子了,和你是绝配。”


我当晚就把手机桌面换成了那姑娘的倩影,同时单方面释然了关于寒烟翠的一切。


因为我突然发觉,在真正的一眼钟情前,我对寒烟翠简直就是一段长达十余年之久的solo过家家。


当然,我本人是绝不会因为和美女绝配这种事情就沾沾自喜的。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你们没等很久吧?”


一道温柔清脆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循声慢慢抬起头来,之后看到了照片上的她。


如果这是电影,那么此处应该有一个烟火升空,炸亮夜空的空镜。


如果是小说,麻烦作者替我加一行啊来展示我此刻的心理活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有啦学姐,你到的正好。”


寒烟翠起身迎接,两人熟稔地拥抱了一下。之后寒烟翠接过侍者递来的防尘袋,帮她将那件灰粉色的大衣罩了进去,并替她拉开了椅子,让款款她落座在我面前。


“你好呀,枫岫。”


她大大落落地笑了起来,豆沙色的双唇笑起后是一排雪白的贝齿。


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默。


“说话啊……枫岫……”


寒烟翠压低声音,牙咬成一条细缝,声音出来后每个字都是瘪的。她在她学姐身后朝我挤眉弄眼,就像是我俩小时候班主任检查时,我对永远背不过课文的她做的那样。


是的,寒烟翠替我准备了一整本的相亲台词,我凭借我当年市高考文科状元的大脑一夜倒背如流。然而此刻,面对着她,我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寒烟翠几番暗中提示无果,见我依旧一副看傻眼的德性,不得不出来救场。


“那个……我哥这人有点愣,学姐你要不先看看餐单?”


“你叫什么名字?”


我终于开了口,虽然语气生硬的像是在做普查的派出所民警。


“拂樱。”


她并没有接过寒烟翠殷勤推到手边的菜单,而是笑着将双手交叉撑在桌子上,之后将她自己白白润润的下巴搭了上去。修长的指节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挤压出几道肉肉的浅痕,分明是巴掌大的瓜子脸,却偏偏下巴尖上多肉,和个没断奶的小孩似的。我记得我妈说长着这类下巴的女人温柔旺夫,往家兜福,看来我妈这么多年的封建迷信真没白搞,终于帮她儿子搞到真的了。


“哪个拂?哪个樱?”


我听见我的口条脱离了大脑的控制,自由地在我的口腔里游动。话一出口,我看到寒烟翠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面对我的她则瞬间楞掉。可我也没法责怪我的舌头,毕竟我的大脑在与她对视的第一眼就已经原地当机了不是?


“我写给你。”


就在我的大脑已经为我方才的行为作出注孤生的预判时,我对面的她又开口说话了。


“把手伸出来呀。”


我的视线里多出了一只看起来非常细腻柔软的手,修的整齐的指甲上涂着淡香芋色的甲油。之后那只手翻了过来,手心向上,露出里头清晰整洁的掌纹,就在我的面前。


看见了么妈妈,你未来的儿媳妇三线质优,简单来说就是个聪明好运又婚姻美满的美女。


我的视线扫过她素白的掌心,根据从我妈那儿被动吸收的手相知识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别的不说,婚姻美满这条我必须给她实现。


我抬起手,小心翼翼地将指尖放在她的手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跳的好快。


“哎呀,怎么这么害羞哦?”


她笑吟吟地握住我的手,翻过摊开我的掌心,之后竖起另只手的食指,在我的掌心写起她自己的名字。


“拂——樱——是这两个字啦。”


她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手,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了两下,坦坦荡荡地让人看不出一点他意,好像就只是想告诉我她的名字而已。


只有我握紧了手掌,将她方才写名字的地方攥进了掌心里,生怕她的名字会像是我此刻火山爆发的情绪一样泄露出来。


拂樱,拂樱,拂樱。


拂晓时亭亭玉立的春樱,柔软娇嫩的花瓣在旭日升起之际弥散出淡淡的清香。


我抬起双眼,与坐在我对面的她目光相接。她仍笑着,耳旁的垂发将她的脸庞勾勒出柔和的弧线。


我随着她笑了出来,好像修真小说里被天降神功砸中的废柴男主。


“呃……咱们…点菜吧?”


本将自己定位成本场最强辅助的寒烟翠,见我二人以如此诡异的方式进入绝佳状态,忍不住开口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对不起了老妹儿,你这种修炼出一身绝招的天才,是永远不会get我等恋爱废柴经脉瞬间通透的升华感的。


 


03.


我跟拂樱的交往似乎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结果。初尝恋爱喜悦的我二人一发不可收拾,被激发出了无限的虐狗潜力,颇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豪迈激情。


我们二人身边的朋友多是同我们类似的学术咖,见我二人甜甜蜜蜜地,自然是真心祝福。估计不开心的只有寒烟翠,毕竟她作为我们两个共同的好友,不但要承受恋爱指导身份被剥夺的残酷事实,而且还要经受我俩的花式秀恩爱大法。


你们自行感受一下:


“学姐,之前说男人都是辣鸡的是你不是了?”


“哎呀呀,枫岫人真的太好了呀,我说的都是嗯……那些讨厌鬼啦,反正不会是枫岫哦!”


“嗯嗯,宝贝我会继续努力做你的五好男友的!”


“加油枫岫!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


“真的么,拂樱!”


“是真的,枫岫!”


“……湘灵,我要恶心死在这儿了记得给我驮回去。”


 


“枫岫,之前追小姑娘就会送淘宝五彩水晶苹果的是不是你了?”


“你懂什么,淘宝上的土味礼物怎么配得上我的宝贝樱樱,只有大牌才配得上我家宝贝的气质。”


“???草泥马合着你知道那堆破玩意儿土的掉渣啊”


“嗯……樱樱!樱樱!你来啦樱樱!这边哦樱樱!”


“枫枫~今天有没有好好想我呀~”


“哦,我的傻樱樱,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樱樱!”


“枫枫!”


“樱樱!”


“……湘灵,请把我的消樱器递给我,谢谢。”


 


虽然,我与拂樱的恋爱日常在寒烟翠的叙述下总带着一丝妈的智障的气质,但这无法更改这段感情在我们两个人心中浪漫美好的地位。


我们初次接吻是在交往整整两个月后年末的圣诞节那天,非常巧合的,那日也是拂樱二十四岁的生日。彼时满大街都采用了红配绿的配色欢庆圣诞,热衷于过节的我国人民为商家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作为逛街约会主体的我们这些小情侣(呼,我终于有机会这样自称了,爽歪)自然是首要目标。


因此,在我与拂樱被我俩初见的餐厅抽选为当晚幸运顾客时,当我看到两个侍者踮着脚手动将槲寄生圆环高举过我俩头顶,并告诉我俩只需要一个吻就可以面单时,我的心告诉我,这一天终于要来临了。


拂樱有些羞怯的站在我身边,笑的恬淡腼腆。她两手交握在浅粉色的羊毛裙摆上,仰起头来冲我笑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的紧张,却没有一丝逃避的动摇。


我拉起了她的一只手,之后撩开了她脸颊旁的头发。我看向她,才发觉她与我四岁那年从电视上学会的爱的模样是那样接近。


她有一张很美丽的脸颊,身材纤细动人。


但原来,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善良温柔,聪慧努力。而且最重要的,她的眼睛告诉我,她和我一样相信世界上仍有纯粹的爱情,它会弥补你此前所有的孤独与遗憾,让最对的人来到你的身边。


我在餐厅众人的注视下单膝向拂樱跪下,之后又在一片惊呼声中拿出了我上一次从这间餐厅里走出去时,就决定去买的东西。


“拂樱,我知道这话说给任何人听都显得荒谬,但只有你,会知晓它有多么真挚。”


我将那个藏蓝丝绒的小盒子拿出,用拇指顶开它的盒子,之后转向拂樱,递上前去。


围观群众发出了更明显的惊呼,我知道他们是在惊叹那枚鸽子蛋的魅力。


但我没空骄傲,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望向拂樱渐渐泛红的双眼,心中蓦地发软。那些话随着我内心的感情,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流淌了出来。


“嫁给我吧,拂樱,从与你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就是我一直在等的爱人。”


我将戒指从盒子中取出,之后再度托起了她的左手。


“你愿意么,拂樱?”


她从我下跪那刻起便积蓄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溢出,可她的唇角却不可抑制地上扬起来。


“愿意,我愿意!”


拂樱一只手握成拳抵在胸口,用尽力气地大声向在场所有人宣布她的答案。餐厅里立时陷入进一片鼓掌口哨的喧闹,我快速地替拂樱带好了戒指,“腾”地站起身来,在仍被侍者兢兢业业举过我们头顶的槲寄生花环下,我将拂樱拉进我的怀抱,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低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周围看客跟着起哄,可那些嘈杂声音却丝毫无法打扰我们两个。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在寓意相爱的槲寄生下。它浅尝辄止,只是一次并不算长的唇齿相接,可却足以让我用一声去铭记。


吻毕,我们仍维持着相拥的姿势,拂樱用还带着盈盈水光的眼睛看我,歪着头笑道:


“圣诞快乐,枫岫。”


我用食指刮掉她腮边的眼泪,亦笑道:


“生日快乐,拂樱。”


 


我们都知道,那都是“我爱你”的意思。


 


【完。】


 


04.


“翠姐姐,还是你高,想到这么个办法替枫岫哥哥助攻。”


餐厅不易被人发现的情侣卡座内,金发碧眼的小美女扒在椅子上看到拥吻在一起的男女,感慨着坐回了座位里。


“钻戒都买了结果连啵都没打过,枫岫啊枫岫,关键时候还得本专业人士出马啊~”


对面,一副老谋深算得逞的寒烟翠得意地撩了撩头发,当然,这样的得意在侍者将枫岫的账单拿到面前时,便转换成了等量的愤怒。


“我靠这死人居然开了两瓶82年的拉菲啊啊啊啊啊!要死啊!!!!”


湘灵偷偷捂着嘴笑,看寒烟翠欲哭无泪地将信用卡递了出去。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眨眨眼睛道:


“不过拂樱姐姐那样的暴脾气又是跆拳道黑带,在枫岫哥哥面前居然这么温温柔柔的,果真是爱情的力量呀~”


听闻此言的寒烟翠深藏功与名,将当年她那位女神学姐是如何偷偷相中枫岫,又如何暴力劝退众多追求者的往事全全深埋心中。她伸了个懒腰,顺便将金发碧眼的小美女搂进怀中,端起了对方的下巴,笑嘻嘻的道:


“好啦好啦,不说那对异性恋了~不如咱俩也来个友好的唇部交流吧~~~!”


05.


“妈咪……我真的知道错了……”


“别找理由,你给我老巴实的站好。”


“老婆……你看孩子这么小,站久了长不高的……”


“你就溺爱你闺女吧,行,那你陪她一块站着!”


“拂樱,你变了,你不爱我了,你暴躁了,你失控了。”


“……”


“哎?哎?老婆老婆老婆,我错了我错了,别撸袖子别撸袖子,不就罚个站么!小免,老爸今天就教给你什么叫做站如松,看好了!”


“妈咪……(星星眼)”


“……乖,下次记住了不能再欺负同学了,好孩子,去歇着吧,让你爸自己在这儿面壁吧。”


“耶~!我爱妈咪!”


“TAT 不要啊!老婆——”


 


【真完了。】


 

枫玖黎:

约了傻鸟太太画的 @傻鸟 非常满意非常喜欢非常感谢!漫展的脑洞

两袖清风、富甲天下和万物皆空的真相???

秋山月:

苦境流传道界顶峰剑子仙迹白衣飘逸、正直不阿、剑斩无私、两袖清风!!!


苦境又传剑子挚友儒门龙首·疏楼龙宿风仪万千,华贵霸气,富拥天下!!!


……坊间茶客:所以儒门龙首得拥道界顶峰嘛😊明白明白。


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儒道顶峰家事只需分说不分说,包准顿息口舌,和乐融融。


…………


剑子仙迹真的两袖清风?佛剑分说真的万物皆空?


疏楼龙宿真的富甲天下!


剑子:吾虽不如龙宿你这般贵族做派,华丽无双,但吾曾经也是家里有矿的人啊。如今竟被苦境传闻吾两袖清风,虽说道家本质朴实无华,但难免有小友误解。


龙宿:耶~好友汝这是不满佛剑裁决喽?不过,吾的就是汝的,汝家矿如今虽在吾手里,但都用在汝身上啊。不如剑子吾们来说说你又结交了哪些“小友”?!


剑子:龙宿……江湖奔波,指导后辈乃是常事。你就不要计较了。啊,吾果然深得道家精髓。


龙宿:剑子,汝何不问问佛剑为何汝本应折算整个豁然之境予吾,吾只取后山玉矿?


佛剑:嗯。龙宿说其余的作为你的嫁妆。


剑子:佛剑是龙宿嫁入道门!


佛剑:你养的起?


剑子:……


佛剑:玉矿也在龙宿手里。


剑子:……


龙宿:剑子,汝嫁入儒门,吾定天下同喜。


剑子:不行!是龙宿你嫁入道门。


龙宿:耶~佛剑也同意吾的。


剑子:佛剑!龙宿!你们俩是不是商量好的?


龙宿:无啊。


佛剑:嗯。


龙宿、剑子:佛剑啊……


佛剑:劳资站的龙剑cp一定要结婚!同居数百年,秀恩爱秀的苦境老少皆知,要是让别人知道吾推的cp数百年还为嫁娶之事闲扯,吾就让你们感受佛牒深深的爱。


…………


半月后,儒门龙首与道界顶峰喜结连理,九州同喜,普天同庆。道界顶峰一圆“儒门表率”之梦😂


青天在上,佛剑为证,吾龙宿(剑子)对佛牒起誓:唯君共执手,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佛剑内心满足一叹:果然愿望达成,整个人都轻松好多尼。嗯,最近又有了十足动力斩业护生了。


——————————————————


窝太沙雕了😂哈哈哈~但窝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