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电影蝴蝶君同人】宋。丽。玲。4(完结)

炯子炯子:

我开始给Rene的朋友们写信,请他们去看望他,并告诉我他的近况。几个月过去后,我终于等到了一封回信,来自一位和他同在驻中国大使馆工作过的旧识。

“他的情绪不太稳定,你我都很清楚其中原因,但我相信时间会抚平一切。”

我的证词没能骗过法官,不过似乎蒙住了其他人的眼睛。

入狱大概一年之后,我被通知获得了法国总统的特赦,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将获得自由。

来接收我的是穿着相似的中山装、梳着相似发型的中方人员。我向他们询问Rene的情况,但没有人理会我。在诡异的沉默之中我被送上飞机,舱门关闭,我和这个国家、和他的唯一的联系断了,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总是这样无力的。而且现在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所幸国内的革命已经结束,经济开始发展,政治形势也在好转。只是由于各种奇妙的流言,我依然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处。

八十年代初,我带着我们的“儿子”返回巴黎,才知道Rene早已死了。我在国立图书馆翻找过去的报纸,看到他主动要求在狱中表演《蝴蝶夫人》、随后伺机自杀的报道,是当时一条颇为轰动的新闻。

被异国的负心汉抛弃了的蝴蝶夫人,刚好在他的爱人归国的那一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无声地笑了。我终于也有了些他的幽默感。

可我依然想像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夜晚一样对他进行民族主义的说教。

“先生,你并不了解中国女人。”

“中国女人不会像蝴蝶夫人一样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

“即使被抛弃,她们也会独自把孩子抚养成人,并且始终等待着爱人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默默地,默默地,等下去。”




finis.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完了!!!!!


最近才意识到过去的一年半心情很压抑,看看写的文就知道了,全都七零八落的。。。由此痛感写东西对自己的重要性。

评论

热度(42)

  1. 白白soso炯子炯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