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风陵不尽烟:


三先生的沙雕段子,友情向,无cp


枫岫、拂樱和尚风悦是大学本科时的室友,宿舍是四人寝,却只住了三个人,据说另一个人没有来报道,之后就一直空着了。对此三人深表遗憾,但并没有影响他们对外宣称这位没有来的室友来自杀戮碎岛,他们寝室集齐了四魌界四个地区的人。


来自诗意天城的尚风悦,传闻是个官二代,有着略龟毛的洁癖,心情不好时会勒令另外两人不许踏足按中心线原则划分的属于他的个人领地。


尚风悦为人倒是热情洋溢,交游广泛,比如他有一个在公安机关工作的发小,大一的时候还认识了一个热爱和谐社会的前黑道青年。于是尚风悦自恃纵横黑白两道,给自己起了个诨名“极道先生”,并按着两位室友说是要义结金兰,组一个“三先生”的组合。


拂樱表示这太极(s)道(b)了,枫岫表示如果要结拜,尚风悦就得起一个带“梅”的名字,有位弗堂先生有首词“听雨愁樱,坐月吟枫,和雪勾梅”,这是天意。然而尚风悦真有点舍不得极道先生,义结金兰就暂且按下了,不过枫岫和拂樱倒是又玩了起来,给自己也起了个“主人”、“斋主”的雅号。


他们三人读的是政治学,官二代尚风悦是被家里逼着选的,但他却是个悠闲风雅的性子,毕业后开了个DIY创意馆,做做金属,烧烧陶瓷,如此艺术如此前卫,却被二位好友说是开五金店的。


枫岫是三人里最懒癌且散漫的,拂樱是三人里最勤勉且全能的,二人形成寝室两个极端,有一回枫岫买了小青柑,买了也老是懒得泡,最后连放哪都找不到。后来尚风悦透露说,拂樱寻思这没人要呢,就拿给他二人分了,这段时间他们茶杯里的都是。枫岫扼腕叹息他买来没喝多少次的茶叶,并勒索了拂樱一顿烧烤。


枫岫当年在网上写了篇文章叫《荒木载纪》,笔名楔子,风靡一时,不久却遭到全网封禁,万字长文变成404。枫岫本以为只有他两位室友知道他是楔子,没想到居然被认识的一位研究生院的学长猜了出来,学长无衣找他谈了谈,二人意见很是不统一,不欢而散。这之后枫岫也没有继续读政治学,考上了古代文学的研究生,然后一直深造,留校当了老师,也没有怎么写过文章了。然而《荒木载纪》这篇文章流传确实广,隔个一两年就会又有好事者贴出来,是故“楔子”之名在四魌界可谓大名鼎鼎。


一直被认为以后会是兢兢业业公务员的拂樱也没有从政,成了一个兢兢业业的上班族,由于业绩突出能力优秀,没过几年居然就成了公司高管。拂樱上班时候严肃认真,西装革履暗绿领带,是全公司学习的楷模标杆,回到家里也是个热爱生活,会养花健身泡澡敷面膜的精致男人。


拂樱做饭也算在行,有次一个客户送了只小兔子给他,他就对二位好友说等过段时间兔子再大些,来他家麻辣红烧。可不知他是忙到没时间谈恋爱,看只兔子也眉清目秀起来,还是每天下班回家有只兔子等着他喂食让他疲惫身心得以安慰,这只兔子一直没有被麻辣红烧。这只兔子大概品种就是个宠物兔,一直都是小小只,拂樱说兔子太小,三人分吃没肉还得打起来,就这样当宠物养了,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免,寓意比兔子小一点。他会给小免穿小洋装,这也罢了,过分的是居然还给自己买了粉色垂耳兔睡衣,说是亲子装。

评论

热度(45)

  1. 白白soso风陵不尽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