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为什么拂樱斋主打不过枫岫主人?

赤羽大人:

一重温刀龙,我就陷入枫樱不可自拔


 


(1)起


如果在火宅佛狱有人说:拂樱你连一个慈光之塔的书生都打不过,拂樱一定会冷冷一笑,让对方感受一下什么叫战无不胜。


然而拂樱卧底苦境后,为了隐瞒身份,必须重新演绎一个身份,于是他千挑万选,选中了枫岫主人作为武力标准,把拂樱斋主的武力值设定为稍稍低于枫岫主人。


并在之后相处的几百年间,无数次后悔这个决定。


 


话说拂樱为什么这么做呢?


毕竟第一次卧底,业务不熟练,他找小伙伴求取经验。


早已成功打入擎海潮内部,改名白尘子的黑枒君表示:卧底就和爱豆差不多,首先你要给自己一个人设,然后按照人设演就好了。


白尘子是最早融入苦境的人,据说还曾经见过蝴蝶君,到大洋彼岸去玩过一圈,回来后就经常说些听不懂的话,但他的成功经历值得学习,于是拂樱特地和他暗中见面,研究了一下到底人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侯爷,为了隐藏身份,我们最好反差越大越好。”


“侯爷,你是想拿傻白甜的剧本,还是霸道总裁,禁欲系的冰山美男或者老干部,是仙一点还是接地气一点呢……”白尘子絮絮叨叨了老半天,看到拂樱歪着头睁大眼睛,坐姿乖巧一脸茫然,发带斜斜披在肩上,活像两个耷拉下来的耳朵。


总而言之,收敛一身杀气的凯旋侯就一个字:萌!


 


白尘子捂着心口倒吸一口气,侯爷简直是块璞玉啊!


“侯,你就照着自己想的做吧,我之后再来优化。”


三个月后,无执相和白尘子见到了有屋有田有少女的粉色拂樱。


无执相追杀了白尘子整整一个星期。


 


“侯爷这个装扮多好啊!”白尘子据理力争:“别的且不说,就这一身粉红,谁能想象这是佛狱的凯旋侯!再加上旁边青春靓丽的少女,两人穿着亲子装,一看就是好好过日子的正道中人!”


听到“亲子装”的拂樱斋主眼睛一亮,无视无执相的痛心疾首,毅然决然地定下了粉色基调。


 


定下色调后,开始定身份,毕竟拂樱不可能加入某个组织,想在合适的时候插手苦境事物,“先天”这个身份必不可少。苦境的先天似乎总是神秘莫测、满腹经纶,用无执相暗中观察那么多先天的结论来讲:就是从来不好好说话。火宅佛狱虽然也会谋定后动,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喜欢先打一顿再讲道理。


 


秉承着知识就是力量的原则,无执相出门提溜了一堆书回来,决定研究一下先天的说话艺术,拂樱看的头昏脑涨,决定还是直接找一位先天,按照标准稍稍修改一下就好。


枫岫主人就这样成为了参照物。


 


至于为什么选中枫岫主人,因为白尘子曾经误入枫林,与看似沉稳实则懒得动弹的枫岫主人谈论半天,结论:大部分话没听懂,半边脸直到离开都被扇子遮的严严实实,一定是功力深厚的先天高人。


拂樱斋主武力低于枫岫主人,就是那时候定下的第一条规则。之后又陆续定下了温柔善良、喜爱樱花、身世神秘等设定,以及萝莉控,当然最后一点拂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与枫岫主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琼宇花会。拂樱看着一抹紫色掩映半山嫣红,伴着朦胧云雾冉冉而下,总是半遮面的羽扇,前倾接下一片枫叶,山中的精灵终于现出真面貌,拂樱此刻无比同意白尘子的那句话:枫岫主人的确是位不染凡尘的谪仙人。


拂樱说出了第一句话:“我终于见到你了。”


 


枫岫主人不得不承认,这世上也许真有与生俱来的知己。


两人虽只是初见,却相处融洽,应答自如,仿佛已经相处数年之久。


可事实上,哪有什么与生俱来,不过是观察日久而来的熟悉感,或者是两人未知身份、未见立场时,曾拥有的那一刻动心。


 


而让枫岫揽一抹樱色入怀的那句话,也只是拂樱终于看到不用扇子遮挡真容时的枫岫主人,发出的一声感慨罢了。


 


(2)承


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枫岫主人常挂嘴边的一句话,也是拂樱来到苦境后最写实的心声。


比如白尘子,当初看似持中守正,到达苦境后就放飞自我,帮着擎海潮往死里怼他家妹婿。


比如小免,当初看似是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少女,如今默默窜了几厘米,少女的美丽转眼日薄西山。


比如枫岫主人,当初看似深藏不漏,实则就是又懒又宅还拐少女的闷骚老男人,这个观点在小免告白枫岫阿叔后达到顶峰。


只有极道先生,看着热情好客,实则真诚无比,还人傻钱多。


 


然而这有什么用呢?


一句“裸诚相见”打破了拂樱学霸人设,枫岫与小免初见,一句“人贩子”加上一个过肩摔,打破了温柔善良的人设,一句“樱花嗜血”打破了身世神秘的人设……


于是兢兢业业、势将卧底大业进行到底的拂樱斋主只剩下了武力值比枫岫主人低这个人设。


 


“侯爷,其他人设崩了都不要紧,反正枫岫主人是个只可远攻不可近战的战五渣,只要你维持武力值比他低这一条,谁都不会相信你要搞事情的!”白尘子匆匆留下一句话,又忙着去安慰小妹嫁人后无比郁闷的擎海潮。


 


于是拂樱斋主只能默默看着小免和枫岫鸿雁传书、鱼传尺素、约定三生、定情信物。


“我不准啦!”拂樱斋主一把掀了桌子,险之又险地在最后一秒守住了最后一条人设,看着枫岫主人无比嚣张地炫耀,拂樱斋主气得咽下半口血:为什么拂樱斋主打不过枫岫主人!


 


然而正如苦境一位不知名的名人所言:再强大的人设也比不过八卦的力量。


随着啸龙居一声巨响,极道先生的怒吼混合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传到半里地外,拂樱迅速来访一看热闹,并惊奇地发现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枫岫,已经猫在大门外卡着视角奋笔疾书。


这熟练的姿势、这风骚的走位、这不得到八卦势必罢休的气势……


 


枫岫主人一脸莫名地被拍了拍肩膀,附赠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直到多年后凯旋侯喊破“楔子”的身份,也完全没想到是在这时候掉的马甲。


 


拂樱告知下属留意枫岫行动,随口说出自己和枫岫、尚风悦结交了“三先生。”


白尘子异常激动:“侯,你们要组团出道了吗!”


下属越来越难懂了,拂樱日常心累。


 





苦境似乎永远有着相爱相杀的优良传统,想想自己从来没有和枫岫认真打过,似乎感情总是难以再进一步,但得知枫岫主人投靠妖世浮屠时,拂樱是着实吃惊。


大概心路历程就是: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终于不会和我抢小免了!立场敌对了,我是不是可以光明正大打他了!不对我现在的设定是打不过他,好气啊!


 


极道先生看着拂樱斋主表情半哭半笑,变幻莫测,在一旁扇着风说:“好友消消气,枫岫好友想必是有苦衷吧。”


“助纣为孽,有何苦衷!”拂樱斋主义正言辞,一颗红心向苦境。


“要不,我们先打听一下情况?”


“也好。”


 


于是拂樱心平气和地见了枫岫,情绪激动地演了一场自己都不相信的戏码,临了发现枫岫竟然还加戏割了席子。得知有人暗中监视,拂樱一脸义愤填膺,满身黯然神伤,转过身握住拳头:太好了,决裂了,可以揍他了!


 


出门则天下惊的枫岫主人,搞事搞的风生水起,相杀杀得毫不容情,在外和正道中人招招狠厉,一回贼窝直接倒在爱祸女戎胸口,拂樱听完无执相的汇报,一把捏碎了花盏:“大猪蹄子!”


而落在极道先生眼中,这又是一个为友心痛的表现,因此,在枫岫“改邪归正”后,极道先生添油加醋、情真意切地诉说了拂樱为枫岫身伤神伤的表现,在一点点良心的驱使下,枫岫主人许久未动的好感值蹭蹭上涨。


 


拂樱斋主拿着枫岫主人赔偿的花盏心想:相爱相杀果然是感情递进的必经之路,古人诚不欺我。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地顺理成章了,信任一旦取得,就是坚不可摧的武器,在两人相视大笑的时刻,写下了不死不休的结局。


 





“侯爷,你之前说相爱相杀,你真的爱过吗?”在无执相的墓前,白尘子问出问题。


拂樱仿照苦境习俗,撒下漫天纸钱,一杯清酒渗入黄土。


“从初见时,我就知道,拂樱斋主喜欢枫岫主人。”


“那……”


“我终究是凯旋侯。”


 


后来,拂樱斋主终于打得过枫岫主人了。


孔雀翠翎代替春日樱华,一身邪能张狂,尽是嗜血目光,拂樱斋主的人设终于彻底崩塌。


 


在暗无天日的噬魂囚中,枫岫主人对这位相交百年的好友做了最后的人设总结。


 “你不是他,你是凯旋侯。”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