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论误交损友的后遗症

赤羽大人:

枫樱,双向明恋背景,日常互坑,其实该做的不该做的早在苦境都做过了,就是要争一个名分。


各位圣诞节快乐!


 


 


在仙山之前,如果有人问枫岫最后悔的是什么?


枫岫会毫不犹豫说:“我一生大错,便是相信拂樱斋主。”


 


而现在,如果有人再问这个问题,枫岫会悔不当初,痛心疾首。


“我一生大错,便是写了那本小说。”


 


当然,这本小说不是《荒木载纪》,而是另一本从不见天日的小说,事情到底如何,还要从头说起。


 


这一日,枫岫正躺在枫树下闭目养神,突然门外一阵喧嚣声,紧接着自己大门就被一脚踹开,一波人冲进院子扛起人就跑。


等等,怎么回事,有话好好说,无执相你先把我放下!


 


 “枫岫主人,你给我听着,侯爷功体不稳导致意识混乱,不管他说什么,你都给我顺着往下说。”


在无执相肩上颠的枫岫只想吐,一时不知从何问起。


而在仙山入口,看到一身粉色装扮的拂樱斋主,含羞带怯地喊了一声“夫君”。


枫岫主人大脑直接宕机。


 


枫岫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家门口,枫樱欢欢喜喜地推开摇摇欲坠的门,突然神色大变,面容惨败,未语泪先流。


“夫君,你要休了我吗?”


什么!拂樱你有话好好说,没看到咒世主已经开始撸袖子了吗?


顶着一堆人杀人的目光,枫岫主人拿出毕生演技说:“何出此言?我对你的爱比山高,比海深,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心吗?”


“可是。”拂樱斋主捂着脸抽泣道:“夫君你常说,小别胜新婚,我每次出远门回来,你都会准备好各项事宜,和我重度新婚之夜,你今天什么都没有!”


 


这熟悉的故事,这熟悉的场景,迟钝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枫岫猛地一拍脑袋,匆匆冲进卧室,果然发现藏在枕头下的小说已经消失。


 


话说,那是另一个故事了,枫岫来到仙山后,那叫一个闲,不过这也是仙山众人的常态,毕竟连咒世主和戢武王都能联手揍了魔王子一顿后,其乐融融地坐下搓麻将了,于是枫岫自然也是恢复常态——宅。


 


这一宅下来,枫岫想想生前之事,又觉得意难平,虽然自己在牢中留下那十二个字,想来能气拂樱个半死,但自己看不到,终究少了那么点意思。


文人想要报复好友,会采取什么方法呢?


枫岫主人以拂樱斋主为主角,写了本小说,文中的拂樱极尽温柔小意,三从四德,一哭二闹三上吊,总而言之,怎么恶心拂樱怎么来,写完之后,枫岫就塞在枕头下,抛在脑袋后。


 


谁知道!谁知道!谁知道拂樱功体不稳,导致意识混乱,阴差阳错把自己当成了小说中的人物,这还真是……善恶天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通前因后果的枫岫主人,连扇子都挡不住脸上的笑,春风得意地走出房门,下一面就看见一条白绫系上枫树。


“我不活了!”


紧赶慢赶、好说歹说,总算拦住了拂樱,也拦住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拂樱面颊微红地看了枫岫一眼说:“那我先去准备了,新婚之夜夫君可不能丢下我。”


 


枫岫刚一点头,就听到咒世主一声冷笑。


枫岫急忙摇头,又看到拂樱斋主脸色一白。


再加上魔王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表示要闹洞房,枫岫此时无比希望一道天雷劈了自己。


 


拂樱进房准备,一群人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坐到晚上,咒世主终于起身。


枫岫来不及欣喜,咒世主指着卧房,咬牙切齿地说:“你还不去洞房。”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敢!


 


来不及辩驳的枫岫主人被一把推进房门,魔王子好心加了把锁。


拂樱斋主看着枫岫主人,一个微笑,就让枫岫的理智跑到了九霄云外。


 


说实话,枫岫主人是个颜控,非常严重的颜控。


这也是为什么在血暗沉渊,枫岫那么生气,粉嫩粉嫩的樱花突然变成一身暗绿,虽然凯旋侯也很好看,但毕竟要给一个心理准备是吧!


立场和颜色的双重背叛,让枫岫愤怒非常。


 


之后在略城,枫岫死活不看拂樱,也是这个道理,好不容易准备分道扬镳,万一看一眼,好感值又上升了怎么办?


 


直到最后,在火宅佛狱,自己双目失明,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怼凯旋侯了,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遗憾,没看清凯旋侯长什么样,毕竟能在不打打杀杀的场合看见凯旋侯,实在很难得。


 


不过俗话说的好,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一定会焊死一扇窗。


眼看着咒世主光明正大地坐到窗前,表示自己要听墙脚,枫岫心如死灰,迫不及待地想看几眼拂樱养养眼。


一回头,就看到了凯旋侯!


 


凯旋侯扯下大红帐子,甩灭龙凤双烛,一掌拍碎放着合卺酒的桌子。


“枫岫主人,你好大的胆子!”


门有魔王子,窗有咒世主,屋内有凯旋侯,枫岫主人战战兢兢开口:


“如果我说这些都是你准备的,你信吗?”


 


凯旋侯冷冷一笑,推门而出……没推开。


推窗而出……和咒世主面对面。


“王?”


咒世主点点头,凯旋侯重新关上了窗。


凯旋侯抬头看屋顶,枫岫忧伤地说:“别看了,屋顶有赤睛;无执相和白尘子在院子外守着。”


 


凯旋侯深深吸了一口气:“解释!”


枫岫主人松了口气,可算能好好说话了,但一开口就纠结了。


怎么解释?


无论如何都绕不开那本书,更别说还找不着了,但写书的罪魁祸首明晃晃地站在眼前呐?


枫岫主人盯着碎成粉末的桌子,眼一闭心一横:“白天我和你求亲了,你答应了。”


 


“嗯?”凯旋侯眼中大写加粗的怀疑。


“要不然,外面那么多人会答应?”眼看凯旋侯由怀疑枫岫转为怀疑自己。


枫岫正打算再加一把火。


凯旋侯又一掌拍碎了椅子:“不可能,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你嫁入火宅佛狱!”


“说得好!”咒世主破窗而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明天楔子出嫁,凯旋侯,你先随我回去准备。”


“是。”


 


枫岫目瞪口呆地被寒烟翠和红狐九尾按在梳妆台前,等一下,这发展是不是哪里不对!


“想要我嫁进火宅佛狱……”枫岫主人拍案而起,红狐九尾一把大刀砍在台上。


“也不是不可以。”枫岫主人默默坐了下来。


 火宅佛狱的人为什么武力值都那么高,苍天啊,随便谁都好,来个人救命啊。


 


“好友,久见了。”一人紫衣玉斗,翩然入门,正是无衣师尹。


“好友。”枫岫主人简直热泪盈眶。


“听闻好友新婚之喜,我作为慈光之塔的娘家人,特来添妆。”


我就知道你不会干什么好事!


 


心如死灰的枫岫,被寒烟翠拿着刀塞进轿子,一路护送到拂樱斋。


一群人吹吹打打走了大半天,撒了满仙山的喜糖。


 


来到洞房,枫岫又看到了一脸娇羞的拂樱斋主,想来是又犯病了。


无衣师尹继续客串娘家人,拦住拂樱斋主问道:“听红狐九尾说:在噬魂囚墙上有一些字,被凯旋侯抹去,不知是什么话?”


无衣师尹你想搞事情就直说!枫岫觉得自己真的各种交友不慎,但眼看着天快黑了,说不定拂樱又要变成凯旋侯,还是帮忙回答了。


“好友拂樱,吾不恨你,吾原谅你。”


 


无衣师尹意味深长地看了枫岫一眼,带着所有人离开。


拂樱一步步向枫岫走来,气势已经截然不同,枫岫心头警钟大作。


“这就对了,有话当面说,何必在背后搞小动作呢?”拂樱从怀中扔出一本书,正是枫岫消失的那本小说。


“你从一开始就没有问题!”


 


绕了那么大圈子就为了那三句话,还有那本书!拂樱果真是个狠人!


“你还真豁的出去。”枫岫主人恨得牙痒痒。


“反正是自己人,无所谓。”


自己人?看着拂樱狡诈的微笑,枫岫突然明白了。


“从一开始就是你的陷阱,我去的不是真正的仙山入口,整个事件身边都是火宅佛狱的人,除了……”


 “除了成亲时,你是真真切切地在全仙山面前,嫁进了火宅佛狱!” 拂樱好心地接下话,着重突出了“嫁”这个词。


“你在书中让我嫁你一回,我在仙山让你嫁我一回,有来有往,好友不必客气!”


“对了,那本书是无衣师尹交给我的,枫岫主人,你还真是擅长误交损友。”


 


想通真正的前因后果,枫岫主人悔不当初,枫岫主人痛心疾首。


“吾一生大错,就是相信你!”


拂樱得意洋洋地一键换号:“可惜一步踏差,就是万劫不复。”


 



评论

热度(97)

  1. 白白soso赤羽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白soso赤羽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