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论花吐症的不同画风

赤羽大人:

多cp段子,漠刀绝尘和御不凡应该是画风最正常的了,但在一堆不正常的画风中,反而显得不正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黄


罗睺出现花吐症的第一天是在半夜。


一个又一个胡萝卜接连不断出现,本着不能浪费粮食的优良传统,罗睺咔擦喀嚓嚼了半夜萝卜。


被吵醒到天明的黄泉忍无可忍,一枪把墙捅了个洞。


 


第二天,黄泉也开始了花吐症,与罗睺不同的是,白萝卜。


两位同到书楼翻了半天书,找到了原因,双双沉默。


当天晚上,两人在天台面对面嚼了半天萝卜,老听到细碎声响的君曼睩养了只猫。


 


第三天,是花吐症的最后一天,黄泉异常地烦躁,将天都上下全都揍了一个遍。


罗睺一边撸着猫一边和君曼睩下棋一边啃萝卜。


太阳坠下,圆月升起,忍无可忍的黄泉一把掀了棋盘亲上罗睺。


症状停止了。


 


君曼睩捂嘴轻笑,抱着猫悄悄离开。


回头看到罗睺摸了摸黄泉的头,被很嫌弃地瞪了一眼。


 


 


枫樱


在咳出第一片樱花花瓣时,枫岫主人就知道原因了,想想自家那位嗜血的樱花,枫岫主人开始盘算自己该葬在哪块风水宝地。


 


想着在死前再看看苦境的大好河山,枫岫主人开始四处趴趴走,顺便将内容告诉了极道先生,告诉了湘灵,告诉了寒烟翠,告诉了小免……就是没告诉拂樱斋主。


 


等终于知道消息的拂樱切号赶来暴揍枫岫时,四处作死的某人已经把自己作到昏死。


拂樱盯着他许久,终于还是俯下身来。


 


第二天醒来的枫岫主人神清气爽,看到坐在床头的枫樱斋主。


枫岫心中炸开了一朵烟花。


 


拂樱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话:“昨晚我亲了你两次。”


枫岫心中炸开了一个山头。


 


拂樱接着说:“但只有一次有效。”


枫岫身后炸开了一招紫晶崩魂。


 


拂樱慢慢变色,冷冷一笑,问出了一条送命题:


“你喜欢的是拂樱斋主还是凯旋侯?”


 


 


漠御


御不凡接到君曼睩的来信,微微一笑。


下一秒一口竹叶吐出,吓坏了一旁的漠刀绝尘。


“绝尘,你听我说,我暗恋一个人,只有他知晓我的心意,和我接吻,我才会痊愈。”


“可是,你我早就心意相通,怎么还会?”


 


“笨阿呆。”御不凡伸手搂住绝尘的脖子,闭眼。


“就不能是单纯想让你亲我吗?”


 


 


意绮


绮罗生得了花吐症,意琦行一边发愁一边气愤。


愁的是兄弟心太软,只要问绮罗生暗恋的人是谁,他就看着自己不说话;


气的是绮罗生这也好那也好哪里都好,是哪个人瞎了眼蒙了心,竟然不喜欢绮罗生。


 


再说,只要兄弟喜欢,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那个人?大概吧。


绝代剑宿一边做着心理建设一边磨亮了剑。


 


接下来问题来了:绮罗生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绮罗生眼光很高,意琦行第一个排除了恶骨;


绮罗生爱干净,意琦行看了一眼前来帮忙的一留衣,否定了他;


星狼弓早有喜欢的女孩,绮罗生绝对不会犯蠢。


至于策梦侯,意琦行看着摇曳生姿的步香尘,陷入了新一轮的混乱中。


 


眼看绝代天骄又要黑化,天踦爵跑来一语点醒梦中人:



“你问绮罗生暗恋的人是谁,绮罗生看着你,不就暗示是你嘛。”


“可绮罗生是我兄弟呀!”


剑宿站的比剑还直,跑的比风还快。


 


 


双秀


倦收天和原无乡在同一天患上了花吐症,并被迅速传遍全门。


“肯定是南宗/北宗那个臭小子。”门人异口同声,恨得牙痒痒。


 


“此事与好友有何干系?”


两位当事人也是异口同声,表情诚恳。


还好友,老子信了你们的邪!


 


气完恨完,众人开始纠结。


当初说好的双方只能为苍生聚首,这亲吻是妥妥的私事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两位确实曾为天下做出重大贡献。


双方吵吵嚷嚷,三天花期吵了两天半,最后还是妥协了。


 


全程佛系心态的主人公,被门人严密监视到了南北宗的中间地带,得知了自己要和好友亲一下,才能痊愈。


“好友,有劳。”


“是你,不劳。”


眼看着两人越靠越近,众人转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当家笑趴在倦收天肩头。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和好友亲吻,就觉得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无妨,你先笑。”


倦收天淡定地啃着大饼,拍着背给原无乡顺气。


 


于是,时间在小当家的笑声和倦收天的啃饼中流逝。


躲在围观群众身后的莫寻踪终于忍不住,在两人又一次试验时按了自己师父的头。


引来了南北双宗三个月的千里追杀。



评论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