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小故事几则

古尘:

 


 


     


    龙剑——无限的放纵


     


    龙宿出版了《剑子之秘》,卖给剑子的损友仇人以及粉丝,卖了十万本。


    龙宿:生气了吗?


    剑子:没有哦。


    龙宿终于坑来了豁然之境的地契,把原本瑰丽清秀的自然风景改造得十分华丽。


    龙宿:生气了吗?


    剑子:没有哦。


    龙宿叛逆期到了,闹着要去当BOSS,还给自己搞来一副小尖牙,他呲着牙给自己改了诗号。


    龙宿:生气了吗?


    剑子:没有哦。


    真的没有哦,只是有些难过。


     


    枫樱——反派的自我宣言


     


    噬魂囚外,拂樱俯视着牢内满身血污的人,他看起来像是命不久矣。


    他想了想,终是说道:“我该是爱你的,只不过,太微不足道了。”


    牢中的人嘴角还有残余的血,嘴唇微启像是要说什么,隔着牢栏,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再次听到消息,是枫岫的死讯。


    正在作画的手一抖,宣纸上的人拿着羽扇微笑,白净的脸颊染上一滴墨,刚好在眼角,像是哭了一样,心口像被针刺般大小的痛。


    果然,还是太微不足道了。


    他颤抖着手把未成品揉成一团。


     


    殢师——平行世界的他们


     


    戢武王突然地进兵还是让他慌乱了,于是到寂井浮廊寻求殢无伤的帮助。


    殢无伤并不看他,抿着指尖的鲜血,声音还是如往常般淡薄。


    他说:“我还以为你在当初围杀雅狄王时,就有了今日会被报复的觉悟,说到底,不过咎由自取罢。”


    无衣师尹忧心慈光之塔的处境,又被他这么一讽刺,也有几分恼怒道:“即鹿与初儿也好,你也罢,都这么会使我难堪,你们没成为一家人倒是挺可惜的。”


    话音刚落,面前一阵风夹杂着雪气扫过,夹杂着凛凛肃杀之气。


    无衣师尹退后一步,说道:“你终末之剑败了吗?”


    殢无伤收敛杀气,道:“走吧,趁我还能有理智的时候。”


    无衣师尹呼出一口气,离开。


    弭界主决定交出无衣师尹,既然戢武王是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那么交出无衣师尹,戢武王还有何理由?


    “这都是为了慈光之塔。”弭界主用苍老又虚伪的声音这么对他说道。


    他微笑,终究还是尽弃。


    他又来到寂井浮廊,还未走进就有雪花飘来,在脸上融化后有一丝冰凉,想到进去后要面对的冷言冷语,他忽然心生厌倦。


    他在寂井浮廊站了一夜,还是转身离开。


    无衣师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来寂井浮廊了。


    到流光晚榭时,他只见到无衣师尹的小弟子,那个叫做言允的孩子正在扫地,见到他来,进屋将一横香斗拿出递给他,接而无言的继续扫地。


    他拿着香斗,整个人忽然就这么空了,时光凝驻,只听见漫天竹叶的萧索哀鸣。


    改变了什么吗?


    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焱裳——未闻花名


     


    焱无上突然想不起来当年遇到裳璎珞时,那株为他们遮阴的花树叫什么名字了。


    他一想,不对,是裳璎珞根本没告诉他这是什么树。


    嗯,都怪裳璎珞。


    再一想,也不对,这貌似是他们妖界的树,他竟然还需要裳璎珞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树,太不应该了。


    他回到故地,那株树早因为连绵的战火而被摧毁殆尽,他上前去敲了敲仅剩的断木桩子,竟然从朽坏的枯木中钻出一条虫,他眯着眼睛看着虫子,小虫也像是察觉到危险一样又钻了进去。


    他在妖界寻找了大半个月,都没有记忆中的花树。


    奇了怪了,难道那株花树这么稀奇,整个妖界独此一株?


    后来他想到,也许只是树下的人不一样罢了。


    时间依旧一天天过着,焱无上还是找不到那株树。


    就像他找不到裳璎珞一样。



P1的梗来自pop子和pipi美


放假了,批发刀片了

评论

热度(104)

  1. 白白soso古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