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我在苦境公墓看大门(2)

咕咕咕咕咕:

枫樱 ooc预警 甜的!


我也没想到这个小破梗还能写个2,不过既然写了还是叨叨一下,重度


ooc,时代混乱,大家就当做这里是一个时间之外的节点吧。


 元旦快乐。


————————————————


我在苦境公墓看大门。


虽然只是个看大门的工作,但是招聘广告上写的薪资福利相当优渥,什么五险一金班车接送采暖福利高温补贴应有尽有,当初来看工作地点的时候还是公墓的老板亲自接待,在带我逛了一圈这个绿化堪比中央公园的墓园和设施齐备的员工休息室并循序善诱劝我签了用工合同之后,这位传言家产遍布苦境大地的墓园老板笑眯眯地说,你今天就可以开始上班啦一个人值班不要怕寂寞我们墓园还是挺热闹的管理条例在休息室桌子上有什么问题按照条例办理就好了我明天开始去国外出差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联系我啦。


当时我半知半解点了点头,心想一个墓园除了鬼节来的人会多一点平时还能怎么热闹哦。


 


后来某天夜巡看到四只宽衣大氅的鬼凑在一起搓麻将我才明白。


这个墓园原来是真TM热闹。


————————————————


墓园里平日来人不多,但是有几位基本每隔个把月就会来这里祭奠,自己带点贡品或者从我这里买些花束,所以我记得还蛮清楚。


比如这位每年入秋都会陪同她家大人过来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着也就十来岁的样子,一身粉嘟嘟的煞是可爱。同她一起的是一位黑衣男子,30岁上下,不知何故嗓子失了声,所以置办贡品之类的事情都是交托小姑娘在做。


今年也是如此。


我照之前的惯例将贡品递给她,粉团子付过钱道了声谢,牵着大人的手进了墓园。


他们去祭拜的那座坟在墓园尽头的枫林旁,因为太过偏远,除了那座大多都是无人祭拜的孤坟,鲜有人至。那座唯一有人祭拜的也从未见闹过鬼,大概不是衣冠冢就是投胎去了吧。一年到头除了他二人会去那片区域,也就只有我会在秋后去那里清扫一下落叶,冷清得很。


 


目送二人消失在墓园尽头的拐角处我才想起,方才忘记告诉他们今天少见的来了一个陌生人,登记的名字倒是很应季节。看去向与他俩相同,不知是不是故人。


认不认识的也就一个人而已,他们碰上就知道了。我这样想着,却看到方才的黑衣男子从拐角处快步走了出来,粉团子将拆散了的贡品抱了满怀在后边一路小跑地跟着,又不住地回头看向缀在她身后的那个人。


待三人走近了些我才看清,跟在那一大一小身后的正是之前先他们一步来到墓园的男子,鼻梁上架着的墨镜遮住了大半的面容,却遮不住他一脸绷不住的坏笑。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走在前面的黑衣男子猛地停住脚步,转身紧紧攥住了他的衣领,脖颈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喉咙中含混的嘶吼着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又怏怏地松了手。


小姑娘见状把怀里的贡品往自家大人的怀中一怼,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墨镜男子的鼻子同他理论了起来。说着说着稚嫩的嗓音里就带了哭腔,到最后干脆扑在男子的怀里哭成了个泪人儿。


 


待这三人离开墓园时,黑衣男子抱着贡品,冷着一张脸走在前面,墨镜男依旧带着一脸意味不明的笑,粉团子似乎是哭累了蜷在他怀里沉沉睡去,脸上还挂着没擦干净的泪痕和鼻涕泡,一只小手捏着男人的衣襟,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会安心。


 ————————————————


几周之后我接到了小姑娘的电话,拜托我将那座坟冢的墓碑换成她新寄过来的那块,说是她家大人吩咐的。


我拆开包裹,骨白色的墓碑上只写了墓主人的名讳和一个落款:楔子和凯旋侯。


明年秋天他们大概不会再来了。



评论

热度(16)

  1. 白白soso咕咕咕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