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莲叶】琉璃仙境烧烤摊

烨烨兮长日:

圣诞贺文。


钗素钗无差,有龙剑龙无差提及,书净友情向。


灵感来自《人生一串》,


我吹爆这个纪录片!


琉璃仙境烧烤摊 




 


1.


在每一个被林立高楼装点得人模狗样的大都市里,都有那么一个地方,给所有来客以无差别的烟火和江湖气息,绝不缺席,也无可取代。


素还真每天下午四点半开门,和其他人一起,把摞在一起的塑料桌椅拆开来摆到门前,然后撕开账本新的一页,咬开笔盖随便写下半句诗,然后像个乖巧的兔子一样坐在柜台后边,泡一杯红枣枸杞捧在手里。


——当然,他那所谓的帮忙,也就是意思意思,假装自己搭了把手,顺便跟叶小钗眉来眼去两下,在一页书大梵圣掌的边缘疯狂试探一波。


与此同时,叶小钗忙着整理白天处理好的食材,点火开炉。


屈世途出门买菜,临到开门才会回来,自己捣鼓自己的炒菜灶台,把新买的调料都归位。


夕阳沉沉,午后的暑气渐渐散去,烟火的味道一升腾起来,外出觅食的夜行生物就渐渐聚集了过来。


一页书是不沾荤腥的,气势沉稳往摊边一坐,有效避免了掀摊行为的发生。


琉璃仙境烧烤摊,正式营业。


 


2.


叶小钗话少,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不知道为什么,在烧烤这个奇妙的行业里,人们总是喜欢更健谈的跑堂,却看好更沉默的厨子。


叶小钗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风云过,是羊倌界的一位传奇人物。听传言说他当时两只手能玩四把刀,指间寒光闪动,能同时切断四只羊的脖子。


当然,由于这个传说,整条小吃街的人都不敢惹他。


现在的叶小钗收了手,惊人的手速全都发挥在了烤串儿上,大火急烤,受热均匀,是琉璃仙境烧烤摊的招牌。


有不少饭馆儿都企图来挖墙脚,因为在外人看来他这个烤串师傅实在是太过劳累了,一个人负责着整个店的烧烤业务不说,还要负责上菜,可以说是琉璃仙境顶梁柱了。


然而这些来挖角的人,都凉得很惨。


很久以后大家才渐渐悟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实:


你们都以为每天忙着数钱的素还真是琉璃仙境的老板吗?


太天真了,也不想想,按照宇宙惯例,收钱的都是老板娘。


 


3.


屈世途,这是个掌握着琉璃仙境命脉的男人。


素还真一口咬定叶小钗还年轻要保证睡眠,坚决不同意让他起早贪黑去早市;一页书前辈又是修佛的,不沾荤腥,这每天早上赶早集采买食材的任务,就完全交给了屈世途。


在这四个男人里,唯有老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精明的居家味道,能毫无压力地跟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们抢最新鲜的鸡蛋和最水灵的菜,挑挑拣拣,讨价还价,保证了琉璃仙境食材的新鲜,也有效控制了运营成本。


哦对了,令素还真格外欣赏的一点是,老屈为了买到最香的那家豆腐皮,甚至成功勾引了卖货的中年妇女,成为了大姐为数不多的好闺蜜。


听说屈世途跟朴实的大姐分享了独门的腌酸菜秘方,两个人就酸菜泡菜咸菜酱菜的做法,唠了整整八十块钱的天儿。


素还真刚听说这事的时候,抄起了手边的计算器,打开人声,疯狂地按了十八个“666”。


太努力了,我们不得不实事求是地说,琉璃仙境的成功,离不开屈世途,这个肯为了一斤菜三毛钱而出卖色相的老男人。


同时,老屈还弥补着叶小钗技能的不足,为撸着串儿还要求炒几个菜的异端顾客们提供服务。


说起来叶小钗完全不会炒菜,这一点实在很令人困惑。


——每一个成功的烧烤摊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青春的男人。


——from Housekeeper Qu


 


4.


每次净琉璃菩萨来看一页书,都要嫌弃他身上血腥味太重。


净琉璃菩萨是小吃街另一头卖素斋的,带了两个徒弟,自己下厨的时候倒不多。而且吃素斋的都是养生的人,菩萨上午十点开门,晚上八九点准时关店,正好溜达到琉璃仙境来陪一页书聊天。


一页书,是琉璃仙境现存的,唯一一个真正的狠人。


素还真经营头脑真的很优秀,烧烤摊这种开在深夜的营生,招呼的又都是喝高了的人,一不小心就容易出治安问题,扰乱社会秩序不说,还影响小店的客源,危及到琉璃仙境的财产安全。因此在开店的最初,素还真就好说歹说把一页书拉了过来。


辟邪消灾,简称镇场子。


净琉璃一般九点过来,正是羊肉串香味开始浓郁起来的时候,觥筹交错,灯影闪动。


菩萨递给一页书一个自家店里带出来的馒头,用草药汁和的面,一股淡淡的清香。


梵天也不客气,拿过来张嘴就啃。


菩萨看着这生意兴隆的烧烤摊,摊边还有点神秘的血迹,就很惆怅:“佛友啊,你怎么每天净看见这种杀生的事。”


一页书慢慢啃着他的馒头,也看着那群挺着肚子的中年男性,一个个撸串儿撸得满嘴油光,这会儿已经上头了,拉着同桌的人就开始“说句掏心窝的话”,再过一会儿就要拍着桌子唱起来了。


“素老板,整一桌啊,还是老规矩,先来一箱啤酒!”


素还真答应着,在塑料桌子中间穿梭着点菜,被几个小姑娘拦住了:“素哥,来走一个,我们今年毕业了,三五年以后再来就带着娃了。”


素还真认得这是旁边大专的学生,这些小崽们夏天下了课经常来,有些姑娘五天带来三个不一样的男朋友要他掌眼,有些人从单恋到热恋到失恋,爱恨情仇他都见过,说来也挺有意思。


他格外豪爽地接过那杯啤酒:“好!祝你们前程似锦!”


姑娘都知道他很少喝酒,见他真接了酒杯很是惊喜,鼓着掌吹起了口哨。


背后有人正好过来,素还真看都不看就知道那是来上菜的叶小钗,反手把酒杯递了过去:“意思一下啊,他喝就是我喝。”


姑娘们哄笑起来,说给叶哥就不止是一杯了云云。


叶小钗放下盘子,很给面儿地吹了整整一瓶,一句话也不说,回去继续烤串儿去了。


净琉璃菩萨是个心善的人,见状忍不住笑了。


一页书啃完了馒头,揪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嘴:“一页书眼中所见,都是众生喜乐。”


净琉璃点点头:“挺好,再过几天,你就学得和佛剑分说一样了。”


一页书没来得及回答,背后就有被酒壮了胆的大兄弟,石破天惊地喊了一句:


“梵天大师,来给大伙儿念段经呗!”


四座都安静了一瞬,表达了对这位勇士的敬畏。


一页书关了收音机,调到放磁带那一档,按下了播放键。


在《往生咒》悠扬动人的音乐声里,梵天大师捏着指骨站起来,在众人的仰望中,把那位脑子瓦特的大兄弟揪起来扔了出去。


安静的烧烤摊爆发出一阵响亮的掌声,所有桌都颇有默契地举起了酒杯。


“干杯——”


 


5.


《往生咒》的动静还没结束,佛剑就围着围裙,气势汹汹地找上门了。


“早说你用人家的音乐要给版权费的。”菩萨摇头叹气:“你看,苦主上门了。”


佛剑板着脸走到一页书跟前,手里还握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龙虾,看起来特别吓人。


一页书倒了一杯大麦茶递过去:“坐,今天上班忘带墨镜了?”


佛剑愤怒地摔了手里的小龙虾。


“消消火,”菩萨也跟着劝,“瞎着眼过了这么多年了,还能拆伙怎么的?”


琉璃仙境烧烤摊的对面,是整条小吃街上最大的竞争对手,三鲜小龙虾。


龙宿出钱,剑子跑堂加营销,佛剑就沦落成了厨子。


佛门内部为了这件事曾经激烈地争论过,一个出家人,每天完纳几千只小龙虾的劫数,太不像话了,必须开除佛籍。


佛剑回去开会的时候,剑子和龙宿主动跟过去撑腰,于是佛剑选择了戴上墨镜。


他带着墨镜和两个大佬级的跟班,气势开满,走路带风地走进佛教管理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来灭了整个佛门的。


还好佛剑是个讲理的和尚,并不打算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没等他开口,龙宿先摇着扇子抢了话:“诸位方丈,知道我们为什么选择开龙虾店吗?”


老和尚的光头透着茫然。


“各位大师,小龙虾是入侵物种,”剑子喝着佛门的苦茶,笑得像个神棍,“放任龙虾自由生长会对生态产生极大的破坏,必须及时加以翦除……”


光头们更茫然了。


最后佛剑重新戴上墨镜,一锤定音:“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不知道那一天的佛教管理协会究竟是被剽悍的流氓气质震慑了,还是真的被这种歪理给带进了沟里,总之后来,谁也不敢说要开除佛剑的佛籍了。


然而在两位好友闪瞎眼的光辉中,佛剑还是过得很暴躁。


暴躁到每次听到对面烧烤摊响起《往生咒》,他都忍不住想拿音响播放《一气动山河》。


都是玩过乐队的和尚,谁不知道谁的黑历史啊。


一页书给他添了点水:“静心吧。你坐会儿,我去叫叶小钗给你烤点韭菜。”


佛剑一口闷了那杯茶:“多放点韭菜。”


 


6.


时间渐渐过去,烧烤摊上的醉话取代了欢声笑语,塑料桌子上的串儿都有点凉。


点菜的少了,素还真拿着计算器和账本,跟三个佛门中人坐了一桌,就着昏黄的灯光看星星。


菩萨是个好人,关心了一句:“你今天喝酒了?”


素还真笑得很欢乐:“没喝,都给小钗了。”


菩萨念了句佛号:“阿弥陀佛,你怎么欺负老实人。”


素还真眨眨眼没说话,一页书看了一眼净琉璃,也没说话。


佛剑揉了揉眼,低头吃了口韭菜。


素还真见状也拆了双筷子,抢了一根:“咦?叶小钗今天真喝多了?不怎么入味啊。”


一页书也夹了一根:“是吗?他烤肉一直比烤菜好很多。”


素还真又吧嗒了两下嘴:“我觉得他平常也比这个手艺好。”


说完他也琢磨出有哪里不对了,默默闭了嘴。


佛剑悲悯地看着一页书,感觉同是天涯沦落人。


素还真看看情况不对,站起来准备溜了:“我去买个奶茶。”


菩萨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里慢慢回过味儿来:意思是说,平常叶小钗给素还真做的吃的,就比给别人的好吃?


他慈爱地看着一页书和佛剑,心想,该,让你们俩天天在饭馆儿里修行,挑衅我佛。


 


7.


素还真果然跑去买奶茶了。


奶茶店稍微有点远,是对无比黄暴的男女开的。


这两名店主很挑战下限,但据说并不是情侣而是姐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纠结关系。


素还真吹着夜风溜达到奶茶店门口:“一杯珍珠奶茶,一杯红豆奶茶。”


爱祸女戎抛了个媚眼给他:“红豆奶茶需要加点春药吗?”


素还真一笑:“女座这么熟练,一看就把极座照顾得挺好。”


女戎毕竟是开店做生意的,不想跟他打架,娇笑两声:“好说,给珍珠奶茶加也是一样的。”


半夜一点多还在营业的奶茶店,你就不能指望它很正常了。


等单的时候,背后一阵喧闹的锣鼓声,素还真扭头去看,正好跟苍打了个照面。


“弦首,”他笑着打招呼,对玄宗众人身上红红绿绿的绸子和手里色彩鲜艳的扇子见惯不惊,“今天回来得这么迟?”


苍点点头:“有人挑衅。”


玄宗,重金属乡村养生朋克的先驱,俗称苦境秧歌队。


带头大哥苍,原来也是地下朋克界的一位传奇人物,社会得很。


有人敢挑衅他,这让素还真有点惊讶:“谁?”


“城管,又是阎魔旱魃,”苍的眼神看不出喜怒,甚至看不出是醒着还是在说梦话,“我们好像跟异度魔界结了点梁子。”


素还真接过奶茶,告别了带小弟们回家睡觉的弦首,一个人顺着喝高了的街道走回去。


路边的各色小摊飘来深夜餐饮业特有的重口气味。


 


8.


烧烤摊每天收摊的时候,基本已经到了半夜三点。


毕业季,来和素还真叙旧的人特别多,叶小钗今天给素还真挡了太多酒,稍微有点过量。


佛剑和菩萨走了,一页书跟屈世途忙碌着收摊。素还真坐在塑料桌子旁边哄叶小钗吃饭,哄得很是辛苦。


叶小钗和屈世途不一样,他是个实诚孩子,从下午五点多就开始忙着烤串上菜,到现在一口饭都没顾上吃。


说到这又要提一句老屈的鸡贼,一样是做厨子,一样是忙到半夜,他就从来没饿着过自己,可以说是十分精明了。


叶小钗喝醉酒的时候比较乖,除了有那么一点点脸红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但细看进眼睛里,能看出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他支着下巴,看着素还真傻乐。


素还真捧着一小碗蛋炒饭,拿个小勺喂他:“张嘴,啊——”


叶小钗并不听话,眼珠随着他拿勺子的手转动,然后抓住了他的手。


素还真手一抖,差点把勺子掉了。


他简直要无奈了:“你乖乖的,吃完饭才能回家睡觉。”


叶小钗眨眨眼,好像很高兴。


素还真突然get到了他现在幼稚思维的点,手指在他眼前画个了圈儿:“看见这碗饭了吗?乖乖吃了,我才喜欢你。”


叶小钗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他的手还握在素还真那只手上,素还真也不扒拉开,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又挖了一勺蛋炒饭送过去;叶小钗果真乖乖张口吞了,还盯着他看,眼神发亮。


素还真喂完了饭,屈世途已经把烧烤摊都收拾干净了。一页书在旁边念经,再怎么说,被吃掉的也都是众生之一,今夜过去了,应该让它们也喜乐一下子。


素还真等他念完了,牵着一个乖巧的醉鬼,跟在一页书他们两个后边,穿过凌晨寂静的街道,走回他们的小区里。


他们住在同一层的三套房里,在门口互相道别。


 


9.


凌晨四点。


屈世途轻手轻脚地进门,摸进卧室才发现青衣还没睡,赶紧滚去洗澡了。


三先天住在同一栋大别墅里,当然是龙宿的房产,所幸佛剑的房间隔音很好。龙宿不耐烦熬夜,小龙虾店收得比烧烤摊早,佛剑在地板上打坐,不知道是在冥想还是睡了。


讲究养生的净琉璃菩萨已经睡熟了。


一页书泡了一壶菩萨送的药茶,准备喝完了再去睡。


苍查完了玄宗众人的房,刚刚回房间躺下,无视了微信上城管幼稚的挑衅。


素还真躺在床上,叶小钗的眼睛还亮亮的,他笑着凑过去在醉鬼的脸上亲了一下:“哎呀好啦,最喜欢你啦,睡吧。”


城市的一天就要开始,而江湖才刚刚入眠。


 


END



评论

热度(96)

  1. 白白soso烨烨兮长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