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恶搞】别说我不知道(三先天)

倚剑抚琴观沧海:

翻旧硬盘翻到一篇旧文。很无聊很白痴,就当一个很傻的存档吧。




【三先天】别说我不知道




龙宿篇




1、人的喜好有时候同表面上看见的不同。比如说,华丽无双的龙宿一开始亲睐的武器是朴实无双的古尘。但是他有了辟商以后,执念就慢慢淡了。这并不奇怪,仙凤说:“其实,主人最爱的颜色是白色?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么?”


 


2、有时候习惯也能随着时间而改变。比如从前他嫌弃三分春色太潮湿,不如疏楼西风四季分明,待到疏楼西风荒凉以后他竟然也可以适应,甚至有过在此终老一生的想法。又比如……仙凤说:“主人打算戒烟很久了。”


 


3、他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打算戒烟是因为某个人的唠叨和怒目而视。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戒烟的原因是因为某个人眼睛太大,又是一张国字脸,怒目而视果然非常的不英俊,这挑战了他的审美观。




4、他真不想说自己最初觉得剑子不错是因为剑子的武戏很好看,他喜欢佛剑也跟佛剑的胸肌无关,他喜欢居家清瘦型的。


 


5、他真的不是外貌协会的,他说这一点剑子可以作证。


 


6、佛剑说,龙宿真的不是外貌协会的,他只是自恋而已。


 


7、龙宿大部分时候认为自己的观点都是正确的,如果出了问题,错的也不是他的观点,只是这个世界有时候太过于反复无常,人群又太像羊群。


 


8、他虽然认为出了问题应该自己承担,但是他吃软不吃硬。比如佛剑的一声叹息远远比举起佛牒要揍他管用。


 


9、他说他跟剑子只是非常普通的好朋友关系,如果剑子说不是他就会很生气。于是剑子点头说是:“你看我们都是互称好友,只是偶尔顺应潮流卖腐让大家开心而已。”龙宿果然更加生气了,还只能生闷气。


 


10、他生闷气的时候一般人看不出来,佛剑也看不出来,可是剑子一眼就能看穿。


 


11、大家都觉得他很复杂很神秘,剑子却觉得他很简单。这并不是因为剑子更有才能一些,只不过是他愿意让他看透罢了。


 


12、他不愿意承认他的好友之一掌握了他的生死,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人是剑子仙迹。


 


13、可是他不免又觉得他的人生定然是需要这样一个人的。他会告诉别人这是因为他喜欢生活里一切刺激跟不稳定的因素。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


 


14、这个借口的原因不过是他很爱面子。同上,很多不愿意承认也是因为他很爱面子。就好像最初一开始认识剑子和佛剑他也觉得很有面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15、给辟商镶珍珠他用的真的不是胶水。


 


16、他穿紫色跟白色是为了跟头发搭调。他在美感上追求复古和华丽。西洋审美他喜欢巴洛克,因为巴洛克的本意就是不规则的珍珠,他喜欢珍珠。


 


17、他喜欢珍珠显而易见,他对痛苦和丑陋中产生的美丽有很强的执念和信仰。


 


18、他真的不是中二。


 


19、叛逆期只是因为被某个人管教太过严厉从而产生的突如其来的逆反心理而已。至于后果,他之前没有想过会那样严重。


 


20、他承认他有过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他也承认其实他后悔过,尤其是默言歆死了。


 


21、他从不相信人生的缺憾是在于不曾和谁好好道别,而是明明不需要分开却突然失去了。文艺与生活终究还是有差别的。


 


22、失去默言歆之后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失去什么了。


 


23、可是如果失去某个人,他会觉得自己没有不能失去的东西了。


 


24、他命里带桃花太多,这曾经让他很苦恼。然后他听信了某个人的话,养成了宅的习惯,也顺其自然的养出了此生最大的一株桃花,趋近妖邪。于是他后来认为桃花林比桃花妖好对付。当他略无奈的同佛剑无意中提起时,佛剑很认真的说:“驱走妖邪,这是剑子的本职。”龙宿听完觉得更无力了。


 


25、其实龙宿一直很好奇剑子会不会念咒驱妖。虽然他知道全真派走的并不是这个路线。


 


26、有时候好奇心会杀死猫,但未必会杀死狗。


 


27、他的睡衣是白色,也没有镶嵌珍珠。毕竟睡觉的时候舒适第一。


 


28、他是天蝎座,所以他极端。可是他不相信星座,所以他每次极端都无法持续。


 


29、他是完美主义者,虽然他对计划的执行有点得过且过,但他确实努力的在完成。


 


30、他有时候会恶意的想破坏一些规则。可是他后来看某个人收拾得很辛苦,慢慢就有所收敛了。


 


31、他是一个犀利的人,可是他愿意为某个人变得温柔,善解人意。


 


32、但是他不愿意承认这回事。


 


33、他一直把仙凤当女儿看,虽然他并不遗憾这一生没有子嗣。


 


34、他有时候会想想,如果没有遇到某个人,他的人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最后的话题都停在:“或许死的有点快”上。


 


35、虽然华丽无双会让人想起轰轰烈烈,可是他并不想轰轰烈烈的死掉,也不希望他爱的人实现这些华丽无双的抱负然后归于虚无。这是他身为先天最凡人的地方。


 


36、他曾经觉得自己并不是凡人,直到他开始明白失去。


 


37、共饮逍遥,一世悠然并不是一个念想,而是正在实践的人生。


 


38、他不喜欢某人的好友有很多原因,但是这些原因里没有嫉妒和占有欲。


 


39、好吧,他承认其实还是有一点。


 


40、他觉得认识某人以后他就对交友感觉到痛苦了。好在他其实也没有这样的热忱。


 


41、佛剑分说是他欣赏的好友,他并不介意为他拼命,虽然他很爱惜自己。


 


42、他并不害怕孤独,他享受它。


 


43、他认为华丽无双并不是表象的珍珠钻石,亦不是行为上的特立独行。只是这道理很深奥,他懒得跟凡人解释,他最讨厌解释了。


 


44、他口才很好,如果他全力以赴,剑子肯定甘拜下风。可是每次当他打算全力以赴的时候,剑子都提前换了话题。


 


45、他最讨厌剑子仙迹了。


 


46、这句话绝对是实话。


 


47、就跟他最讨厌白色、朴素、古尘、豁然之境一样真实。虽然他偶尔会说漏嘴,说出在豁然之境看星星很开心之类的假话。


 


48、他拒绝承认某人就是某某某某。


 


49、但是他承认某人不是仙凤也不是佛剑分说。


 


50、他真的不是故意让人猜谜的,他不过是别扭罢了。


 


佛剑篇


 


1、虽然梳子跟和尚的笑话很流行,但佛剑并没有找到笑点,因为他有头发。


 


2、当然,他化修罗不是为了证明他有头发。


 


3、他不觉得有头发比较了不起,但是没有头发也不是一定六根净了,这是一个实与虚的对比。


 


4、他没有太过复杂的人生经历,他是一个清澈的人。剑子说:“如果给佛剑一张人生简历,他一定能写的非常简明扼要。目标写:普渡苍生。经历写:普渡苍生,”他说完补充了一句:“所以佛剑是一个单纯的人,起码比我单纯。”


 


5、佛剑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单纯,否则他不会分裂。


 


6、世上传闻他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天然萌,一个自然骄。他却从没有这种感觉过,在他眼里,他俩都是魔王。


 


7、但是佛牒就是爱魔王,这是天然和自然的总属性,属于不可抗力。


 


8、他没有用佛牒打过剑子,但他曾经用佛牒追过龙宿。


 


9、他没能打到,这很可惜。但是他不希望再有这个机会。


 


10、佛牒为斩业而杀,而不是为杀而杀,佛牒只斩不回头之业。


 


11、他曾经为自己斩掉的人渡化,彻夜诵经。这除了小活佛,因为他本就是清圣之气。


 


12、他也曾经夜半起来看星,感叹路途遥远人世无以为继。但也只是短短一瞬间而已。


 


13、他的修佛方式受狂禅影响,所以他也会喝酒,偶尔也会吃肉。


 


14、他的耳钉是师尊所赠,并不是审美装饰,表法,相好庄严。让众生生欢喜心,如清凉界。


 


15、圆儿是他心里永远无法忘怀的温暖和遗憾。


 


16、他并不是不懂剑子的冷笑话,只是装作不懂。他不理解这种嘴仗有什么意思。


 


17、他觉得剑子是一个不懂情趣的好朋友,因为他连玩笑都是冷笑话。


 


18、往生咒不适合做闹钟,这样会加强起床气。



19、他曾一度认为修罗会出现是他太过于压抑自己的性格,可是他觉得他也没有压抑。剑子说:“或许好友你也向往修罗那样霸气四射的性格吧。”龙宿却说:“吾倒是觉得汝这样很好。”这件事上,他更倾向于龙宿。



20、武斗的配合他之所以会去找龙宿而不是剑子,是因为龙宿总是会按照他说好的招式去做,剑子却总会改招。



21、他承认他无法配合剑子是因为他是一个思想周正不爱转弯的直人。



22、这句话他没有影射剑子是弯的。



23、他对剑子发誓:“我一直觉得你是直的。”剑子听完闭目,他想了想,修正道:“你是直的,对吧。”



24、这一下换剑子无法面对他坦荡诚挚的双眼了。



25、他一直不能承认苦境流氓中有他,当他第一次听说他是三教流氓之一的时候,他念了一晚上经文。



26、剑子跟龙宿都不爱来不解岩,他们有很多理由,最后佛剑都归宗于懒。一如他们会把疏楼西风跟豁然之境修在一起,最后更是直接的舍弃了豁然之境直接住在了三分春色。



27、佛剑相信龙宿跟剑子的关系是清白的。



28、龙宿说他很感激佛剑的相信,剑子说他也很感动,于是他们琴箫合奏酬谢了佛剑。这样的欢喜很绵长,直到佛剑回去他们还在合奏。



29、佛剑相信龙宿跟剑子的关系之所以如此好是因为音乐的原因。



30、所以他很懊恼为什么佛牒不能变成吉他或者架子鼓。



31、他打算天下太平以后同一页书去编佛典,或者他会利用这个漫长的时间安静潜修。
32、他喜欢打坐禅定。



33、可是江湖总不给他安宁的时间。



34、可是作为江湖人是不能厌倦江湖的。



35、可他在江湖人跟和尚两个头衔里率先选择了和尚。



36、就像他在亲密的好友悠然跟天下之中,果断选择了天下。



37、他猜测剑子也是这样选择的,但是他不能确定。



38、他或许可以猜测剑子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



39、他觉得猜谜不适合他。



40、人们都觉得剑子和龙宿排挤了他,他说其实是他把他俩给排挤了。



41、这些当然是开玩笑的话,谁都知道三角形是最坚固的。



43、或许不包括狗血的三角恋,好在他们都是男人,他很庆幸。



44、他一直很感激在他不起波澜的生命里出现了这样两个人,对于他俩的付出他一直心存感激。虽然他不说。



45、不说也没有关系,他俩总是懂的。



46、待我十年光阴,还你三分春色是他发自内心的一句话。虽然他明白龙宿并不缺钱,更不缺三分春色。但是他跟龙宿和剑子一样怀念着在三分春色里的时光。



47、他忽然觉得退隐以后还是要经常去找他俩比较好。



48、他猜测作者写他的五十向非常不如意。



49、他猜测读者都以为龙宿的五十向之后肯定不是他的。



50、可是人生本身就是这样由诸多不如意构成,却又处处让人料不着。




剑子篇


 


1、剑子觉得之所以被排在大师后面是因为他被排挤了,但更精准的答案应该是他再次惹龙宿生气了。


 


2、在惹佛剑动怒和龙宿生气之间,剑子果断的选择了龙宿生气。


 


3、佛剑生气需要一杯一盏,龙宿生气只需要几句话,总是好打发的。


 


4、何况,惹龙宿生气是他人生的一大兴趣爱好。


 


5、人没有兴趣爱好容易老得快,他相信龙宿会理解他的。


 


6、所以龙宿会咬牙切齿说他满腹黑水。可是他很诧异龙宿难道不是因为这个看上自己的么?


 


7、龙宿在剑子眼里是个口是心非的人。龙宿说:“所以吾喜欢汝。”


 


8、这句话剑子坚决相信是真的。


 


9、他穿白色道袍并加上大片的飘纱是因为他这样很帅,符合了龙宿的审美观。


 


10、白色道袍最大的问题是不耐脏,可是为了造型他忍了。


 


11、剑子是一个非常有审美观的人,看佛剑跟龙宿就知道了。


 


12、或者说他是外貌协会资深会员。


 


13、所以龙宿冷嘲热讽他跟仙姬的二三事的时候,他只是哼了一声:“你侮辱了我的审美观不说,也侮辱了你自己。”


 


14、然后,龙宿果然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15、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在于听说仙姬死的时候他很难过,可是他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16、他曾经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被叫做墙王,他宁可认为这是营销麦麸赚回头率。


 


17、但龙宿跟这些都没有关系。


 


18、他承认乐观又真诚的自己其实很圆滑,但是他不承认这是虚伪。


 


19、比起从不愿意付出笑脸只想用高贵冷艳装裱自己的人,他觉得自己是友善。


 


20、他内心非常的傲气,这同他的诗号很契合。


 


21、他希望龙宿的心跟龙宿的诗号一样契合。


 


22、他不能保证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23、比如说他跟龙宿是纯粹的好友关系,大家想的不健康纯属脑子问题。


 


24、说假话是为了生活过的简单而顺理成章一点。


 


25、毕竟他不是佛剑,也永远变不成佛剑,虽然他羡慕佛剑的单纯专注。


 


26、他却不能为了天下放下某个人。


 


27、所以他努力让天下与某个人平衡,他觉得他做的很好。


 


28、也许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做的并不是太好,他只懂得堵跟管了,却忘记了疏通与交流。


 


29、技巧可以从生涩到熟练,取舍也可以随着生活的变迁开始改变。人也一样会改变。


 


30、神宫里龙宿为他挨了一掌的时候他更多的不是感动而是愤怒。


 


31、所以他会把龙宿打出去,这完全顺其自然。


 


32、紫金箫确实比白玉琴更方便携带。


 


33、虽然这并不是他愿意琴箫互换的终极理由。


 


34、但是这可以是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就像他当年每个雨夜去拜访龙宿,湿了衣袍自然不能很快离去。


 


35、虽然即便是晴天时候去,龙宿也会留他的。


 


36、但是龙宿或许不记得自己偶然说过他白衣撑伞的样子十分气质。他后来寻思了很久苦境应该是不流行男人打太阳伞的。


 


37、疏楼西风被毁坏以后龙宿再也不曾回去,他倒是有空会去旧址遛弯。


 


38、完全没有感触当然是假的。毕竟他后来几千年少看了多少红灯笼。


 


39、宫灯帏其实依然存在,只是主人不会归来。


 


40、他对此有些遗憾,委婉对已经搬家的好友说,长此以往,豁然之境的白灯笼已经不能配对了。、


 


41、龙宿应该听懂了,他说豁然之境应该是举世无双。


 


42、他决定搬来和龙宿同住,并且将豁然之境的地契奉上,这样就能让龙宿其他的住处一起天下无双了。


 


43、龙宿十分生气,然而他还是收下了地契。


 


44、地契原本只是他随便涂抹画出来的,他一个占山为王的人,哪里能有什么地契。


 


45、更不可能是七十年一变的房产了。


 


46、小产权就更不可能了,没人对流氓催税。他敢住下就是地久天长。


 


47、龙宿当然不是个傻子,但是地契他不仅收好了,还跟佛剑分说和傲笑红尘的保证书放在了一起。


 


48、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甜蜜的仪式。


 


49、实际上他知道龙宿是一个极其小气而且会翻旧账的人。


 


50、但是,过去的事既然过不去,那么就不如越积越多吧。


 




【完结】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