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现代AU】枫樱《on/off》(完结)

桃井momo:

这个小短篇算是完结啦——


全程小甜饼食用愉快哦。


分割线——————————————————


  自从那次烟火大会,拂樱就经常在夜里翻过阳台到枫岫房间里,有时陪着他一起看书,有时会和他一起下棋,枫岫发现他棋艺也不赖,和自己差不多的水平,他想去挖掘的过去,可是刚想开口,又被拉了回去,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拂樱不是他该了解的人。


  窗台上风铃被微风刮过,响了几声,枫岫聚精会神的看着棋盘,对面是同样紧张的拂樱,风铃好像是提醒,深夜风大了,幽会的少年该回去睡觉了。枫岫思索半刻落下一枚黑子,立马把拂樱原先的布阵打乱,全盘皆输,拂樱撇了撇嘴,不悦的看着枫岫。


  “抱歉抱歉…一时太认真。”


  “我就是个业余的,不要这么凶残啊。”


  拂樱把白子收了起来,看了看钟表,对枫岫表示自己要回去了。枫岫心里盘旋着一个念头,想告诉拂樱那份感情,他思索半分,站起来又坐下,又划着棋盘发出声音,他不知道该不该表白,拂樱虽然有时候耍小性子,但是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拂樱和他兴趣相投…。他终于起身和拂樱走到阳台,就在拂樱准备跨过去时拉住了拂樱的手,低着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像是生生从嗓子眼里扣出的音节。


  “…啊!你吓死我了,干什么啊?”


  “我…拂樱…我…”


  就在喜欢那两个字就要被吐出来时,枫岫却又放下了,他没那个胆子,万一他对自己只有百分之一的感情,万一被发了好人卡,他从小养成的性格就是如此,对于冒险的事情畏缩不前。


  “…没什么,晚安。”


  他还是松开了手,目送拂樱蹑手蹑脚爬回了家,拉上了窗帘。


  这份感情直到第二年的初春,乍暖还寒时候,海面上的浮冰缓缓离群,枫岫还是没有说出口,日复一日的与拂樱在一起,是朋友,但不是恋人,他思考的时间变多了,他会看着门口的坂道,看着夜里飞驰而过的电车,但不敢看拂樱的脸。也许他只是把自己当朋友。这个印象彻底在枫岫心里扎了根,让他彻底不敢前进,只是看着枫樱的身影。


  只是一个星期后,他发现对面的窗户暗了两天,一整个周末过去了,本以为拂樱是回家探亲,没想到他周一也没有来,枫岫回家后打了拂樱的电话,只是一阵忙线声。夜里下起了雨,这是今年春天第一场雨,不久之后,又是满城的樱花,枫岫坐在电视前,新闻突然插播了一条消息,少年失踪。


  是拂樱。


  枫岫的手悬在半空,一时说不出话,只是愣愣的看着电视一闪而过的画面,他认识这张脸。可能只是一时找不到吧,肯定能回来的。枫岫这样安慰着自己,回到了房间,对面的窗户里还是没有亮灯,枫岫恨自己没有说出口,万一他真的死了,找不到了,那句话岂不是要随岁月烂在肚子里,找不到可以说的人。


  “没关系的…他应该没事情…”


  一夜未眠,枫岫坐在阳台边,看着外边的春雨打在两楼之间的樱花树上,打落了有些还未开放的花蕊。


  枫岫在夜半终于无法忍耐这种无尽的猜测,他拎起雨衣,转身向楼下跑去,打开门飞奔出院子。外边的春雨不是很大,枫岫顺着熟悉的坂道寻找,电车的铁轨也找了,一切都是黑暗的午夜,只有路灯照着他眼前的路,枫岫在想,拂樱如果找到了,他就表白,想着想着,嘴角竟然扬起笑意,更加卖力的寻找每一处拂樱应该会在的地方。


  “你知道吗?拂樱跳海了…”


  “是吗…听说他家不太幸福,应该是被仇家杀了吧。”


  “谁知道呢?”


  枫岫在周二的早晨,戴着口罩出现在班级,他那天感冒了,一夜没有找到拂樱,早上就听到了噩耗,拂樱被发现在海边,脖子上有刀伤,临走前曾把小免送去了福利院,法医鉴定他杀后丢弃进海里。枫岫无法想象,拂樱临死前有多么绝望,冰冷的海水灌进他的肺里,春雨点点洒在海面上,彻底把他变成了泥土里的残樱,就这般飘零在海上,直到黎明前才被捕鱼的渔民发现,如同睡着了般随着浪花在礁石旁沉浮。枫岫好像失了魂魄,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分明是活生生的人,却死在了海里,他后悔没有告诉拂樱他喜欢他,如果回到那个夏天的夜晚,他会告诉拂樱,我想了解你,我想做你最爱的人。


  “你还要准备比赛。”


  枫岫回到了家,父亲告诉他比赛的消息,他点了点头,他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哭的欲望,只是觉得心痛,看着对面的空房间,他想回去看看,像第一次那样,跨过了阳台,他翻进了拂樱生前的房间。还是如同他活着那般整洁干净,他捡起书桌上那本书,里边还有一朵樱花,保持着他开放的样子,静静的躺在书页之间,枫岫的眼泪突然止不住的流下来,甚至滴在了书上。拂樱像那年的樱花,美丽的样子只被他一人印在心里。


  拂樱的生命,像失去水分的干花,却把盛开的模样留在了枫岫心里。


  “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从一开始就很喜欢…”


  枫岫在房间里抱着书失声痛哭,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失去了很多,未曾来得及开口的喜欢让他后悔,没有抓住拂樱。现在只能对着他的书哭泣嘶吼,好像相信拂樱的残魂在这里,耐心的听着他的告白。


  枫岫在松开书时,看到扉页上有一行字,大致意思是,我也很喜欢你,傻得要命怎么就是不说啊。枫岫的思绪好像回到了那个晚上,他告诉拂樱,自己很喜欢他,拂樱则笑着说“我也很喜欢你。”

评论

热度(14)

  1. 白白soso茄咯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