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4)

桃井momo:

大师在车底的第一天,想他想他。


阿龙说恋爱就是以心传心,比得过任何华而不实的东西,少年和少年袒露心意,就用一个甜甜的初吻结束吧。


——————————————————分割线


  周五那天晚上,疏楼龙宿坐着剑子的自行车被他送到了电车站,然后一如既往地打卡入站,从学校到富人区要两首歌的时间,龙宿为什么在普通的高中念书,都是因为当初执意不去国外,要和佛剑剑子在一个高中就读,龙宿就与父亲吵了一架,父子关系其实并不怎么融洽。


  「路上小心。」


  是剑子仙迹的消息,他戴着耳机,本来在阖目休息,听到提示音之后赶紧拿出手机解锁查看消息。是一句路上小心。他突然觉得好像有很多事瞒着他俩,尤其剑子,龙宿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当时怎样争吵,和那天早上在车里的事情,一概没有与他们透露半分。他们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为什么要把不安的情绪传递给对方呢,这算是朋友间心照不宣的温柔。


  「当然,你回家了吗?」


  「我在超市买泡面,爸妈今天又不回来了。#允悲##允悲#」


  「…你只会做泡面吗?」


  “下次我带你出去吃”和“我给你做饭吃”、“我教你做”,这三句话被龙宿连续删除又打上,他有些焦躁,自己这样太多管闲事了吧,不对…已经是他的恋人了。龙宿摁着手机,剑子又发来一条消息,是他家里的那只猫咪在吃饭。


  「嘿嘿,他今天吃的冻鹌鹑肉干和鱼罐头,我也想偷点吃了#流口水#」


  「……你那点出息!#发怒#」


  暮色皑皑,电车七拐八拐到了龙宿的目的地,他挤开在门口闲谈没有注意到他的女生,说了声对不起,匆忙下车。富人区在海湾视野最开阔的地带,这里的孩子通常都会被父母送去一年学费高昂的贵族学校,或是直接送去国外,龙宿没有,他还记得以前和剑子佛剑的日子,大概是游乐场甜甜的棉花糖味,从小学到高中,三个人的友情从未断过线。


  路过一个停车场,就到了龙宿家,这里都是清一色的复式小别墅,龙宿家亮着灯,院子里的枫树叶子落了满地,树下堆着一个编织袋,明显是有人已经打扫好了。


  “我回来了。”


  龙宿打开门,放下手提包,换上了室内鞋,头也不回的就上楼冲进自己的房间,猛的仰在床上摆成个大字形,他脑子里装了很多,却又找不到人倾诉,在这打工的仙凤也不行,她比自己小太多,总之…找不到可以把想法一股脑全倒出来的人,那个人与自己感情互通,很有默契。


  龙宿一闭上眼,都是剑子仙迹。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他,龙宿也不知道。香蕉花的味道是香蕉味,苹果花的味道是苹果味,恋爱就是以心传心。龙宿想,和剑子恋爱的感觉就像海盐柠檬的苏打水,会让人一瞬间变得有了希望和活力,气泡消失时,又会觉得这就是肆意挥洒的青春、是恋爱的酸甜。


  “少爷,老爷找你谈话。”


  仙凤敲着门,她来这里打工已经很久了,和龙宿建立起了像朋友一样的关系,龙宿从床上起来,向门口喊了声我知道了。听到了她脚步渐渐远离的声音,拿起手机,翻了翻剑子发来的照片,大致说是说两根火腿肠一个鸡蛋的奢华方便面。


  麻烦你对自己好一点啊…


  龙宿心里已经吐槽过无数遍了。打开卧室的门下楼,看到了父亲那张让人生畏的脸。


  “你必须走了。”


  “我不想去…”


  龙宿站着,他把手背到身后,这是从小到大的动作,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直视父亲的眼睛,还是默默的把手放了下来。


  “疏楼龙宿,我不想听你那些理由。”


  “可是我不想走!”


  这次为了剑子更多一些。刚刚建立起的爱情,就要散开了,龙宿第一次敢对父亲这样说话,就在被扇了一巴掌后,跑出了家门。


  想去找剑子,现在就去。龙宿拿着手机,又回到了电车站,飞快的跑进站台,赶上了最后一列回去的电车,他身上还穿着校服,这个时间段出现,有些不太正常,他不再算几首歌可以到达目的地,只想找到剑子,那个让自己感觉有默契、能以心传心的爱人。


  「大少爷三思啊!」


  「你说晚了,我现在就在电车站等你,你快点来。」


  龙宿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回答道,他心里是激动,是无助,剑子就是他生命里的光,这几天他想了很多,简单来说,就是他明白了初恋是什么意义。十分钟之后,剑子仙迹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他面前,他穿着蓝色的连帽衫,一条运动裤加帆布鞋,随性的很。龙宿撇了撇嘴,抑制住自己的笑容,自然而然的坐在了后座上,搂住了剑子的腰。


  “去海边的老地方,我有事情跟你说。”


  剑子吆喝一声好嘞,沿着电车站左手边的小路骑着,那是一段下坡,下坡的尽头是海,龙宿在后座紧紧抱着剑子的腰,耳边呼啸而过的海风吹乱的他的头发,他今晚第一次叛逆的逃出家门,第一次和剑子作为恋人出门,暖融融的路灯照着秋日的海边小路,剑子速度放慢,眼前是渐渐放大的海面,和浪潮拍岸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跑出来,最后一趟电车都停了吧…”


  “我来找你的。”


  剑子边说边把自行车上好了锁停在路灯旁,他回头看着龙宿,恐怕是因为家里的事导致他彻底爆发,然后跑了出来。这点小心思,其实他和佛剑都知晓。


  “那也好,我正愁家里没有人陪我,来我家住啊,我把床让给你一半!”


  “你去睡地板,我睡床。”


  龙宿笑了起来,剑子也笑了,并肩一起往海边走去。他俩找到防潮坝,坐在了离海浪最近的地方,耳边只有浪涛声,头顶只有漫漫星空,剑子随身带了两罐饮料,递给了龙宿一瓶。


  “…我说实话吧,我父亲叫我出国留学,但是我舍不得你…”


  舍不得你。剑子听到这句话,意识到了何为懵懵懂懂的爱情,他握着易拉罐,一时说不出话,他听这句话听到过两次,一次是他违背家人意愿选择与他俩上一所高中,一次是今天,沉静下来,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呃…我…不会…不会耽误你自己吗?”


  “我只想要一个恋人。”


  少年说,不想错过剑子,他说不想坐时光机才能见到你,不想后悔没有拉住你。


  不知道是海风刮得剑子的脸热了,还是因为肾上腺素的急剧升高,剑子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他在想龙宿,龙宿只想要一个恋人,他只想要自己陪着他走完春夏秋冬。


  “说不出的话,可以嘴对嘴告诉对方…”


  龙宿看他结巴,扬起他的小酒窝轻笑着对红成苹果的剑子说,入秋的海风对于剑子已经并不刺骨,他满是燥热,如果他能说出来,如果不能说出来,就只能听龙宿的办法了。


  剑子吻了上去,吻在龙宿的嘴唇上,初吻的见证人是海与星辰。龙宿立马伸手抱住剑子,他找到了那个以心传心的人,是他离不开这里的借口,少年的吻技很笨拙,只是嘴唇和嘴唇的触碰和吮吸,只是这样便足够了,把心里所有想说的话告诉对方。


  “哈…我初吻给你了…你…收好了。”


  龙宿笑得很开心,脸也很红,他笑着给了剑子的肩膀一拳。剑子捂住脸哈哈笑了起来,目光交融时,两人不由自主的靠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33)

  1. 白白soso茄咯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