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今天校门口薯片半价(2)

桃井momo:

依然是龙剑的双向暗恋场合,今天比较爽连更一下,少年和少年之间的心动写的真的很舒服(。)

要谢谢大师默默牵红线啦。




我是分割线——————————————————




  落叶的影子扫过剑子脸颊,中午午休铃一响,佛剑和龙宿就已经在班门口等着他一起去吃饭了,佛剑是体育特长生,龙宿是A班的,剑子并不和他俩一个班,能考到一个高中就算是万幸了。他拿起餐盒,跟着两人到草坪的枫树下准备扒拉几口午餐。



  “…佛剑啊,下周运动会你要上吗。”



  “当然。”



  龙宿咬下一块炸猪排,又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柠檬水,视线慢慢右移,从这里的高处望下去,目光跳过商业街和住宅区,可以看到海平面,眼神好的,或许还可以看到几只海鸥盘旋。



  “…剑子呢?”



  那个家伙吃饭狼吞虎咽,擦掉嘴边的饭粒思索了一会儿,去年的运动会上剑子在短跑上大放异彩,龙宿还记得他借了自己的发胶,准备在全校女生面前耍一次帅,从此获得她们的欢呼和情人节巧克力,当天不晓得剑子怎么弄得,头发一丝不乱,只留下耳边白毛毛怎么也弄不好,于是乎就跟耳边炸了两朵蒲公英般上场了,女生们手机里或许留下了这样一条推:



  「猴年吉祥物」



  剑子想到这里,咽下了一口还没嚼透的饭,好像短跑赛道成了他的修罗场,第一学期趾高气昂的说要做校草的剑子,变成了剑子悟空。



  “我还是别上了吧…”



  “不上就去啦啦队,给佛剑加油吧。”



  “士可杀不可辱!”



  一双筷子飞速夹走龙宿便当盒里的鸡蛋卷塞进了嘴里,好像得逞了般对着龙宿吐了吐舌头,他又变成了那个趾高气昂的剑子,只不过是偷吃成功的那种。龙宿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假装吃瘪,默默把柠檬水匀给了剑子和佛剑一些。



  “噗…”



  佛剑没忍住,有些想笑,想到龙宿口中剑子穿着校拉拉队的衣服在给自己加油,嘴里还喊着佛剑加油,竟然觉得更加诡异滑稽了。



  还在拌嘴的剑子和龙宿突然安静,看着在树影下微笑的佛剑,不知道哪里来的寒意。



  “今天我有社团,你先回家吧。”



  快要放学了,站在篮球架旁的佛剑冲着他摆摆手,示意今天体育部有训练活动,他要晚回家,剑子嘟囔着难得没有晚自习,佛剑还要社团活动,没有人跟自己回家了,夕阳余晖洒在操场上,那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生一圈一圈的跟着队伍一起热身,剑子仙迹拿起背包,给自己的自行车解锁,推着向前然后跨到了座椅上,偶遇到了校门口张望的龙宿。



  “你怎么还没回家?今天你爸爸也没让司机来接你吗?”



  “是啊。”



  剑子想,这个公子哥竟然也有今天,笑嘻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走啦走啦,还跟昨天一样。”



  龙宿自然的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侧身僵硬搂着他的腰,他心思有点飘,自从和佛剑建立了秘密地下联系,这场暗恋好像游击战一样,只存在于LINE的对话和短信电话,而且对方不是剑子,而是作为线人勤勤恳恳的佛剑好友。龙宿倒是感谢他,剑子已经慢慢踩到了夜市那,烟火的味道弥漫开来,这场属于市井的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有沥青味、烧烤章鱼味和烤年糕、热狗味,有喧闹的叫卖声,剑子也停了下来,今天佛剑不在,他去买了两根烤年糕,还特意要了芋泥的。



  “来,礼尚往来。”



  剑子嘴里叼着年糕条,递给龙宿,他推着自行车沿着人行道一边吃一边走,龙宿咬了一口芋泥味的,他的胃可能已经不属于龙虾牛排了。



  “明天我还想来尝尝章鱼烧。”



  “大公子开窍啦?”



  剑子笑嘻嘻的顶了一下龙宿的肩膀,龙宿侧目瞪了他一眼,还是一样幼稚。与他并肩行走,总会觉得这种酸涩的感情逾越了友情,像浴缸里的水要满不满,如果踏入其中又会溢出来。



  “别打哈哈,把自行车给我骑会儿,你给我上后边去。”



  剑子把签子扔进了垃圾桶,龙宿有模有样的坐在前座,借着小腿发力和为数不多的经验带起了剑子这辆自行车。海风有些咸,天变成了紫色,到了晚上,也弥漫上了雾气,还好车不多,龙宿可以带起来剑子,秋天了,天黑的越来越快,渐渐听到了电车的声音,他在站口停下自行车,拿起剑子怀中的包准备与他告别。



  “…我…我情书撕了很多了”



  怪不得刚才一言不发,为了这句话憋了一路吗?龙宿内心又给了自己一巴掌,现在不是应该思考他这句话什么意思吗?他值日时发现的粉色碎片难不成是他的?



  “一共…十二张!”



  “所以…”



  剑子仙迹支支吾吾,疏楼龙宿也支支吾吾。



  “不就是喜欢我吗?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明天见了!”



  不知是谁打破了一阵又是嗯又是啊,剑子的声音变得颤抖,难以掩饰开心,这样的告白算不上正式,甚至那句明天见都被另一班电车呼啸声给盖了过去。龙宿听到报站,突然清醒了起来,拍了拍脸转身跑进站台,剑子借着灯光目送龙宿,拿出手机向佛剑发送了一条消息。



  「我们表白了。」



  没等佛剑回复,他便骑上自行车把包一甩,哼着小曲儿往回家的路骑去,酸甜的暗恋终于破土,他尝到了带着甜味的汁液,嘴角一直带着一抹笑意。



  在电车上摇晃的龙宿,给父亲发送了一条消息,上边写着「以后也不用让司机来接我了。」



评论

热度(42)

  1. 白白soso茄咯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