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现AU】枫樱《on/off》(1)

桃井momo:

是一个短篇,大概会有两章左右吧


年少时无疾而终的爱恋,不会再发芽生根了


应该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啦。


————————————————分割线


  大概是在樱花满开的春天,一场春雨让花骨朵们纷纷开放,棋室内的少年们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对方,毫无心思去看雨后的初樱,一声声,一步步,紧逼对手,毫不留情。棋盘上好像已经跃出虎狼龙豹,互相撕咬,这凝重的空气让枫岫有些喘不过气,作为众望所归的天选之子,他要在这场比赛里称王称霸,枫岫的额角渗出汗来,最后一步,黑子白子交织,最后把对手吞吃入腹,踩在脚下成为这场无声战斗的王。


  “少年A组!枫岫胜!”


  枫岫送了一口气,这场比赛,父亲和家族的各位都在盯着他看,他的手指都有些颤抖,连忙摁住手腕狠狠攥了几下。那天午后,枫岫从棋室回到家,发现隔壁的空房子搬进去了人,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年,与他年纪相仿,抱着一个大箱子,初春已经渐渐变热,他的汗因为搬运家具都变得浑浊了。


  “你是新搬来的住户吗?”


  “…是的…”


  那个少年抬起脸,用毛巾擦了擦汗水,他怀中抱着的箱子让他有些吃不消,是一堆书籍,依稀可见冒顶的厚装书里有一本《挪威森林》。枫岫伸手示意帮忙搬箱子,少年摇了摇头,冲枫岫微笑。


  “谢谢你,不过…可以帮个小忙吗?我的妹妹小免在那,这么多搬家工人我不放心她,你可以先让她在你家待会儿吗?”


  枫岫顺着视线看去,一个同样是樱色头发的小女孩穿着灯笼裤和黄色的幼稚园背带裙,正在门口等着他过去。


  “当然可以…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拂樱,应该和你同校。”


  “枫岫…”


  少年在初春的午后,笑容显得格外明艳,就算是汗水滴下来,也是一副绝美的画面,带着被雨水打湿后,樱花的芬芳。


  黄昏时,旁边的房屋亮起了灯,搬家的卡车离开,可以见到拂樱和小免在房间里把书本装进书柜,拂樱拿起白色的窗帘,推开卧室与阳台之间的拉门,正好看到了在张望的枫岫。


  “…没想到挨的这么近呀,以后可要多多关照了。”


  “啊…啊…是啊!”


  枫岫极力掩饰自己的视线,他停留在拂樱的脸上,与他同样是十七岁,同样是一个该烦恼的年纪,却有不同于同龄人的老练成熟。枫樱转身挂上帘子,枫岫便低下头继续看着围棋相关的书,他觉得这房子以前空荡荡,现在有了一丝生机,而且是因为拂樱的到来,立马变得有了生活的气息,挂在阳台的窗帘上有几朵樱花,在两家的中间,也有一棵开的正盛的樱树,有时候花瓣会掉进枫岫的茶里,也会掉进在阳台读书的拂樱的书页里。


  “小免!在电视里见过你!”


  稚嫩的童声响起,打破了一时有些尴尬的气氛,小免指着枫岫,在拂樱的怀里神气十足的,她的脚底沾了很多灰,拂樱拿出手绢,给她擦掉。


  “是吗?”


  “你下棋很厉害!”


  “谢谢你夸奖。”


  枫岫对于小孩子来说是个温柔的邻家大哥哥,可能小免也跟其他孩子一样被吸引,枫岫从书桌旁拿出巧克力,这是他低血糖时经常吃的,在手边就可以拿到,伸出窗外扔给小免。


  “接好咯?”


  “嗯!”


  巧克力掉进她肉乎乎的小手里,小孩子对糖都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枫岫看着小免剥掉包装,塞进了嘴里。


  “小免,要对别人说谢谢。”


  “…唔?谢谢!”


  “我们要去做晚餐了,回见。”


  枫岫仰在椅背上,他一闭眼都是那抹樱色,像春日的一层层粉色的雾,笼罩在他的心头,每每呼吸,都可以把那潮湿甜美的味道吸进肺里的每一个肺泡。他叫拂樱,他随着春天到来,把种子埋进了枫岫心里。


  自此之后,拂樱成为了枫岫的同班同学,每天二人一起回家,枫岫做作业时,抬头就可以看到拂樱的身影在书桌边,小免有时会进来捣乱,拂樱便把她拎出门去,告诉她写作业的时候不许打扰自己。枫岫甚至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是个偷窥狂,每天都在注视拂樱的一举一动,关心他今天午餐带的便当,看他做家务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病情逐渐恶化,他会在晚春的夜晚爬上阳台,飞跃过那棵樱花树,去找拂樱,第一次的扣门进入把拂樱吓了一跳,随后是一阵笑声。


  “怎么没摔死你啊?”


  “因为我来找的是你啊。”


  拂樱听这话愣了愣,随后笑得更大声,让枫岫进来,免得被家人训斥,拂樱拉上帘子,转身抱起已经睡着的小免去旁边的小房间睡觉,对枫岫比了个嘘的手势。枫岫乖乖坐下,安静的等着拂樱回来。


  “多亏离得近,要不然你就要被挂在樱花树上了。”


  拂樱端出热茶,指针滴答滴答的响着,他身边放着一本夹着书签的书,还被包上了书皮。枫岫第一次离他那么近,喝着茶心思也不知道飘到了哪去,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爱情,他从一开始,只是被盛樱开放惊艳到了,如果眼前的他凋零,不知道又会是什么心情。枫岫的思绪变得复杂,他眼中的拂樱,好似化成了一团气,通过嗅觉融入自己的身体,不清不楚的告诉你,这就是暗恋。


  “…是啊…”


  “你和小免的父母呢?”


  “过世了,现在只有我和小免,这座房子是亲戚家的。”


  少年的语气很平淡,字里行间却透着绝望,他那双眼睛有时流露出的并不是真切的笑容,枫岫明白,正所谓樱花树下埋枯骨,也许他的身后也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只不过枫岫不敢去挖掘参透,他怕拂樱离开自己。这份未曾说出口的心动,枫岫在只能独自消化,他看不透拂樱的心,这是他遇到过最难对付的白子。


  时光轮转更迭,夏夜的蝉鸣叫醒枫岫,他下午睡着了,现在才起床,没想到已经到了晚上,一条街区之外的空地有烟火大会,他和拂樱一个被妹妹拴在了家里,一个被父母勒令学习,枫岫自然而然的看着窗户外的拂樱,他的视线突然和自己对齐,拂樱推开拉门,在阳台上侧目看着升空的烟火。


  “你怎么没有去?没有女生约你吗?”


  “啊…爸妈不许我去。”


  拂樱露出了「真可惜」的表情,夏天的蝉鸣扰的人心头痒痒,尤其是空气里的烟火味道,枫岫想去看看,如果是拂樱,那就更好了,只不过他现在只能把感情放在心底,不敢告诉拂樱。


  “你那里视野很好吧…等等…”


  他一条腿跨上阳台的边缘,然后起身扶着水泥砖石,猛的一跃,少年在夏夜飞跃过樱花树的树冠,枫岫耳中,蝉鸣瞬间就安静了,只有他散开的发丝,还有逐渐放大的面容——他飞扑进了枫岫怀里,咚的一声,枫岫被扑倒在地上,身上压着拂樱。


  “你怎么不躲开啊…真是的…”


  蝉鸣突然回来,枫岫看着身上的拂樱有些尴尬的掩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多希望加上一个意外kiss,突然烟花在天空中爆开,砰…咻…啪,银花火树绽开在两人眼中。


        “真美啊——”


        两人保持着靠在一起的姿势,一同发出感叹来。

评论

热度(12)

  1. 白白soso茄咯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