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电影蝴蝶君同人】宋。丽。玲。2

炯子炯子:


于是我又回到了我的梦幻国度里,只是这一次不是别人的给予,而是我自己争取的。安排来照顾我的仍是之前那个一口奇怪广东话的老妈子,我便知道她是个眼线,而她正好成为我履行任务的见证。

我和法国小职员进展顺利,用这个年代的标准来看,算是“寡廉鲜耻”了。我们第三次见面已经是在我的寓所,那个晚上我们接吻,拥抱,在最后一刻我推开了他。我揣测着他幻想中的中国女人的情态,又在一些无伤大雅的细处做出意外举动,引他一步步落入爱情的陷阱。

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累,毕竟多年来我所熟悉的是在舞台上演出旦角,而不是在生活中做一个女人,尤其在我们的关系更深一步之后。我用并不流利的外语谨慎小心地编织出一个荒唐可笑的传统,而他居然相信了,真要感谢东西文明之间的鸿沟。

他开始慢慢地向我提起一些工作上的琐事,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我们刚认识时的那个小会计,而是大使馆的副领事了。这些床笫之间的无心之语成为我向控制我的人们提出要求的筹码,我可以订阅外国杂志,还可以收听外国的电台节目,因为我“需要更加了解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

在一些无人来访的静谧夜晚,我甚至会觉得,我的梦想真的实现了。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为了回避Rene对我身体的渴求,我编出了更加荒唐的借口暂时离开了他,待到重逢时,身边的一切已经大变。

日益激烈的批斗发展成了革命运动,从事艺术者被“打倒”,外国人则被“驱逐”。

Rene回法国了。

我日日在下放的农场里劳动。夹带着砂砾的烈烈寒风打在身上,把曾经那个志得意满的我扯得一丝不剩。

我什么都没有了。除了那一点点缥缈的爱情。

两年多后,我和Rene在巴黎重逢。

面对他惊讶的表情,我无法控制喉间的颤抖。

“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过去,就贸然来找你。”

我已经无法演戏。

他叫着“butterfly”,走过来,拥住我。他说“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我喜极而泣。他热烈地吻住我,我也用从未有过的热情回应他。

我是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突然获得了大赦。

我的生命,我的自由的生活,我的艺术的舞台。一切都回来了。

我的心脏重新跳动,我的四肢又鼓起了力量。

在他的怀里。

评论

热度(21)

  1. 白白soso炯子炯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