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霹雳】为什么你喝枸杞茶却不穿秋裤?

夏猫:

cp:拂樱斋主x枫岫主人
注:现代背景;ooc注意⚠️;我又开始写沙雕文了。




1、
拂樱斋主无法厘清现在自己的心情。高兴吗?好像有一点儿。害怕吗?好想也有一点儿。但是更多的却是茫然无措,这是凯旋侯决计不会有的,从前的他从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失态。

但是,只是从前。

面前普普通通的这扇铁门仿佛变得张牙舞爪起来。就在刚才粉色卷发的少女从其后探出,随后又像受惊的小兽猛地缩了回去,一声重响,门还没完全打开就又死死地关上了。

是小免。

即使几年的时光过去,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少女的身份。他离开的时候,她还只到他的腰那么高,如今已经有了亭亭的姿态了。

各种片段如洪流般不断冲刷心底的那道防线,拂樱斋主努力去想些旁的事,比如他现今的工作,比如他即将见到的写手,小心翼翼地避开所有的过去……他猛的抓住自己逐渐神经质抖动的左手,过去像一张蛛网,附着在他全身,他从来没有摆脱开。

然后,门再次被打开。

一只略显瘦削的手轻轻搭在了门框上,拂樱斋主眼中刚刚还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接着所有的怪异像潮水般退去,重新蛰伏起来。他抬眼仔细去看来人,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些猜测,但是看到对方再次站到自己面前,心中仍不免一痛。

这就是命运吗?

凯旋侯从来不信这些,拂樱斋主却饱受命运的捉弄。兜兜转转,一切都似回到了原点。

那人一如当年,时光对两个人仿佛都没有什么影响,只有在极短的松懈的片刻才能发现年轻躯壳的内里已经开始腐朽。

叹了口气,枫岫主人另一只手拍了拍躲在他身后的小免,稍微让了让:“请进吧。”


2、
“小免,去倒些茶。”从刚见面就没什么反应的枫岫主人引人进了屋子后就很随便地往沙发上一摊。如果不是拂樱斋主看到了刚开门时对方眼底复杂的情绪,也许他都要被这懒洋洋的姿态欺骗。

拂樱斋主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当年的爆炸,那条最后的短信。但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出口,因为他连一个称呼都说不出口。

两个人都不说话,却不是从前的默契,只是发生了太多的事。

一声轻响搅碎了这片静默,是小免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的声音。一瞬间,仿佛时空都穿越一般,拂樱斋主竟然还暗忖了一下小免跟了枫岫主人居然变得贤淑起来。还没等他从思绪中抽离出来,就见小姑娘又小步跑到枫岫主人的身后,把头埋在那人发间,就是不肯看他。

感受到身后之人的颤抖,枫岫主人极其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像是从什么梦境中终于清醒一般,接着坐直了身体。

拂樱斋主将合同取出,对方也不仔细看,直接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收起合同,拂樱斋主冲对方微微一点头,低声道:“告辞。”然后起身离开。

轻轻推了推还埋在颈窝的小姑娘,枫岫主人柔声哄道:“帮我去看看书房书桌上的东西。”幸好先准备了甜食,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搞定小免。

“嗯。”小姑娘用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回答。

枫岫主人目送小姑娘的背影,然后慢慢走到客厅落地窗前,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

「嗯?枫岫,怎么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枫岫主人没有寒暄,而是直奔主题。

对方一顿,随后就反应过来了:「你们见面了?当然了,他一进入这个区域所有的行踪就都被我们掌握了。」

目光无意识地落向楼下,枫岫主人头痛般揉了揉额头:“那你也该早些告诉我。”也不至于他和小免都这么猝不及防。

「告诉你了你又能做什么?反正如今你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今后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我是……什么也不会去做。但是……你们是不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怎么会?只是巧合罢了。难道你还在意过去的事,你要是想报复回去我一定帮你。」

“你别插手,不要动他。”那些事在三年前就已经有了结果,没必要再去翻开那一页。对于彼此,他从未后悔过,想必拂樱也是如此。

「那好,」对方语气一变,接着道,「不要勉强自己。」

“好。”


3、
小免第五次路过书房,她看见枫岫主人电脑上打开的word上仍然像第一次路过的时候一样只有三行字。她趴在门框上有些担忧地看着电脑桌前的人发呆。

明明是背对着小免,身披毛毯的人却像是看见她一般:“小免,再这么走来走去,地板要被踩坏了。”

小免闻言也不躲了,嗒嗒嗒跑过去依偎在枫岫主人膝上佯装生气道:“枫岫阿叔你也变坏了。”

枫岫主人摸了摸小姑娘毛茸茸的脑袋,不反驳,也不过问她为什么走来走去,只挑起另一个话题:“作业做完了吗?我记得你前些天有考试,考得怎么样?”

小免一惊,吱唔道:“数学……数学没及格……”

枫岫主人看小免这样子,失笑道:“还不去把卷子拿给我看看,我要是不问你也不说。笨兔子啊,看来枫岫阿叔是要养你一辈子了……”话还没说完,突然不住地咳嗽起来。

小免赶紧起身一下一下给枫岫主人顺气:“枫岫阿叔,卷子我明天拿给你看。今天你先休息吧。”边说边帮他把眼镜取下,半扶半推把枫岫主人送回了房间。

枫岫主人拗不过小免,小姑娘人小力气却很大。看着小姑娘细心地关上灯,轻轻退了出去,他叹了口气:“到底还是长大了。”

退出了房间,小免站在门口愣神,眼泪兀的就落了下来。

“……笨斋主,混蛋斋主……”


4、
发现已经死去的故人仍然活着到底有什么变化,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日子还是那样过。枫岫主人是这样,拂樱斋主也是这样。

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般,彼此礼貌而生疏。

看着他们两这样,小免不免有些着急。她不再像过去那么无知无觉,三年前的事其实与她的关系并不大,但对于她来说仍然是灾难般的回忆。一夕之间,她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她的斋主变成了罪犯,她的枫岫阿叔遭遇了袭击。拂樱斋被拆除,寒光一舍则在更早之前就被炸毁。再之后,她的斋主身死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最后,她还是被留了下来,因为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枫岫主人问她:“那么小免,你愿不愿意留下来照顾你病得起不来的枫岫阿叔?”

至少,还留下了一个。

她随着枫岫主人搬进了一个普通的小区过上了普通的日常。枫岫主人写书,她则在附近的学校上学。过往如烟,有着异样美丽的色彩,却也易散,平凡细碎的幸福却是悄然填充了黑暗的图景。

拂樱斋的日子逐渐远去,直到那日那个人再次站在她的面前。她想要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要丢下她,她找他找了很久很久。

她没有问,她已经长大了。有些事哪是言语就能表达清楚的。

虽然觉得很对不起枫岫阿叔,她还是希望他们三个人能够回到过去的日子。


5、
小姑娘低着头不说话,只用手里的叉子一下一下戳在面前精致的蛋糕里。

拂樱斋主看着小免如今的模样,心中也发出了与枫岫主人相同的叹息,小姑娘到底还是长大了。他低低唤了声:“小免。”

犹如按下了暂停键,粉色卷发的少女动作一停,良久,眼泪啪嗒啪嗒落在蛋糕上,她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哽咽道:“苦。”

这下拂樱斋主是真的叹息出来,他将自己未动的蛋糕与小免的交换,无奈道:“苦就别吃了。”将少女脸上的泪水轻轻擦去,他又不由笑了出来,“怎么还这么爱哭,眼睛红得像只兔子。”

在此刻,小免终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从前,拂樱斋主也是这样笑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小免抬起微红眼睛定定注视着对方:“斋主……你们,你和枫岫阿叔……能不能……”

虽然知道小免要说什么,拂樱斋主还是一愣,有些事过去了但却不能看做没有发生。他静静看向窗外,窗外车水马龙,这样的热闹从来与他无关。

小免看到对方脸上浅淡的笑突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这样的拂樱斋主忽然又不像拂樱斋主了。拂樱斋主会怒笑会冷笑,会温和地笑,却惟独不会有这样落寞的笑。就好像身躯在这里,灵魂却离开了。

然后,在蛋糕店悠扬的音乐中,小免听到对方平静地说:“小免,就这样吧,这样就很好了。”

小免嘴唇动了两下,忽然很大声道:“这不好!一点也不好!”

“为什么就不能像以前那样!枫岫阿叔一直都没忘记斋主!斋主送的东西他全部都保存下来了,虽然瞒着我,但我知道枫岫阿叔经常对着那些东西发呆……”

这下拂樱斋主是真的愣住了。

“枫岫阿叔身体一直很不好,以前他从来不用戴眼镜,现在天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说到最后小免声音中都带着哭腔。

“既然都在乎对方,为什么要假装不在乎……”

是啊,为什么要假装不在乎?拂樱斋主不自觉抚上了胸口,心跳格外剧烈,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真实地活着的感觉了。

小免还在边哭边说,察觉到周围注视着里的视线,拂樱斋主这下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付了钱把小姑娘带了出去。在附近小公园哄了很久才止住了小姑娘的泪水,这些年过去了,小姑娘的脾气居然一点没变,还是这么娇气。


6、
枫岫主人觉得自家养的小姑娘有什么瞒着自己,经常神神秘秘握着手机在角落念念叨叨,问她也不说。好几次喊她,惊得像只小兔子一蹦起来,把他都吓了一跳。

把最新的更新发了过去,枫岫主人长舒一口气,最近写文格外得不顺,尤其是看见拂樱斋主的催稿信息,感觉更加写不出来了。

洗了把脸,随便披了件外套,下午还有小免的家长会要参加,枫岫主人想起小姑娘的数学成绩就头痛。

漫长且无趣的家长会持续了一个下午,都是些老生常谈的内容,就在枫岫主人快要睡着时终于结束了。

等枫岫主人牵着小免走出教室才发现外面已是一片昏暗,雨水几乎连成一线。

真是糟糕,不仅没带伞,而且枫岫主人视野中光芒逐渐暗去,整个世界都是影影绰绰的模样,什么也看不清。正要叫小免打电话给极道,就听见一片雨声中少女清脆的声音。

“斋主!能过来接小免一下吗?我和枫岫阿叔现在在学校里。”

枫岫主人身体一僵,真相大白了,知道小免最近在做什么了。

“你最近在和他通讯?”枫岫主人干巴巴地问道。

小免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模样,可怜巴巴地抬头看去,嗫嚅道:“枫岫阿叔,对不起……”

虽然看不见,枫岫主人却能想象出此刻少女的模样,他觉得自己最近叹息的次数格外多:“以后不要这样了。”


7、
拂樱斋主来得很迅速,小免看见人来了一声欢呼就跑了过去。枫岫主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手一空。

接着一只温暖的骨节分明的手牵起了他的手,引着他向前走。

“小心。”声音低却恰好传入他耳中。

雨水隔绝了周遭的声音,湿润的空气中萦绕着一股冷香,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小心地将人送上车,拂樱斋主探过身帮人将安全带系好,然后从副驾驶位上取出一条毛毯替枫岫主人仔细盖上。看到对方不自在地向后缩了缩的样子,拂樱斋主只低笑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车程不短也不长,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到家之后,枫岫主人看着将他送进屋的拂樱斋主犹豫了一下,垂眸不看对方只镇定道:“要留下来吃个晚饭吗?”

十分钟后,枫岫主人身上披着毛毯,手里捧着枸杞茶一脸空白地看着厨房里围着粉色小兔子围裙的人忙碌。身边小免打音游不时发出的音效告诉他,没在做梦。

直到吃完饭,拂樱斋主该别离开他都没反应过来。

最后,枫岫主人只能无奈地弹了下小没良心的脑壳:“还在看什么,人都走了。去写作业吧。”

懒洋洋地靠在落地窗前打电话给极道先生,枫岫主人半是假意地抱怨了一下小姑娘胳膊肘往外拐。

对面一反常态,没有附和:「我觉得小免做得对,你不能总是逃避。」

枫岫主人也不诧异,他的好友一直都很了解他,他其实也闹不清自己的想法。要说恨啊怨啊这类的情感,其实也没有,他甚至觉得两个早该死了的人如今都还活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所以不想去改变现状,他怕破坏了如今微妙的平衡就会再次出现三年前的情况。

「你连小免都不如。在这点上,我还是更加欣赏拂樱。」

“好友……”枫岫主人哭笑不得。

「你不要总想着最坏的结局,总有更好的结果不是吗?你总是这样,比的事情上你倒是老谋深算,一遇到情感问题就跟乌龟似的。拂樱怎么没砸碎你那层龟壳……」

“好友,你这可上升到人身攻击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末了,又加了句,「你早点休息吧,别又熬夜然后进急救室。让我既要照顾小的还要照顾有病的。」

不待枫岫主人回答,电话已然挂断。


8、
接着,他就发现名为拂樱斋主的病毒很快地渗入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等他回过神,却发现他再次习惯了身边多了个人。

已经入秋,下了好几场雨,前几日还是秋老虎横行,这几天就让人恨不得换上棉袄。

阳台上的花虽然叶子边缘又些泛黄,却依旧开得灿烂。枫岫主人像是提前步入老年期一般,每天早上捧着枸杞茶悠闲地给花浇水。

气温骤降,千防万防,枫岫主人还是病倒了。拂樱斋主更是天天往这边跑,后来干脆收拾了东西住到了枫岫主人的家中,经过了小免和极道先生的同意。美名曰“减轻无辜少女肩上负担”。

不管枫岫主人反应如何,家中饭菜质量大幅提高还是有的。

“拂樱,你刚刚在干什么?”一下楼就看见楼底下和一群大妈聊天的拂樱斋主,就算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回应他的是拂樱斋主若有所思的目光:“没事,就是聊聊怎么照顾病人。”

晚上,枫岫主人就收到了来自拂樱斋主的礼物——一条秋裤。

“拂樱,你终于脑子坏掉了?”枫岫主人觉得对方在整他。

拂樱斋主却是用认真的语气回答道:“邻居阿姨说,穿秋裤保暖不容易着凉。”

这个外地人。双手撑在对方身侧,枫岫主人叹气:“你到底想干什么?”一步一步接近自己,渗入自己的生活。

拂樱斋主忽然就笑了:“你肯喝枸杞茶,为什么就不肯穿秋裤?”说完,欺身将人反压在沙发上,主客场互换。



枫岫主人一惊,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分明很懂,突然就有些惊慌却仍佯装镇定:“下去,不要闹了。”

“告诉我你的答案,我就放开你。”

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枫岫主人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是过去神棍式的笑:“拂樱好友,你还是这么狡猾啊。”

听到答案的拂樱斋主满意地吻了上去。


9、
第二天两个人都感冒了。





—end—


p.s.我真的只是想写一个沙雕文,但是想做个铺垫做个前因后果的交代,及时收住了be的手。

评论

热度(37)

  1. 白白soso夏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