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很久很久之后……【提前的中秋贺文】

古尘:

 


     


    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故事,有多久呢?


    久到沧海桑田的变幻,久到世界不再纷争,久到,他们都成了传说……


     


     


    上——但愿人长久


     


     


    吃完早饭,素还真懒洋洋的靠在亭子的栏杆上,亭子下面是小池塘,时不时有各种稀奇鱼儿跃出水面,在太阳照射下流光溢彩,池塘里种着莲花,不过这个季节莲花正在凋落,算不上多好看。


    嗯,看来不久就可以吃莲子了,素还真想。


    这种逍遥的日子真是悠闲自在,今天要做些什么呢?


    很快,素还真为自己今天的日程做上规划:上午去二重林拜访叶小钗,下午到云渡山探望前辈,晚上去无欲天欺负师弟。


    完美的一天!


     


    到二重林的时候,里面正热闹。


    悟剑声用百般挑剔横竖看不顺眼的目光看向易秋颜,说道:“喂,你到底还要在二重林呆多久?”


    易秋颜倒是很友好地说:“到我家外甥或外甥女出世。”


    悟剑声:“切!”


    旁边的易春寒一边担心自家丈夫和弟弟打起来,一边又要应付教她如何安胎的花非花,感觉自己分身乏术。


    “春儿,你最近要注意休息,不要再舞刀弄剑的了。”


    “好的,姑姑。”


    “对了,我会每天炖补品给你吃,要乖乖吃完。”


    “啊?哦哦,好的。”


    “…………”


     


    素还真从他们的讨论中得到了重要消息,易春寒怀孕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看到他来,叶小钗很有威严的‘啊’了一声,小辈们乖乖安静,和素还真打完招呼后各做各的事了。


    素还真坐在叶小钗对面,掰着手指算算,然后说道:“叶小钗,你有曾曾孙啦!恭喜恭喜!”


    叶小钗点头,嘴角掩饰不住喜意,他这一生,失去的太多,到最后所拥有的,也只有陪在身边的家人和眼前的挚友。


    “叶小钗,等孩子出世,如果是女孩就嫁到我家给续缘做童养媳好不好?”素还真激动地说道。


    不过还没等叶小钗回应,他自己倒是否决了刚才的话,说道:“不行不行,你的曾曾孙女和我的儿子成亲,那我和你的辈分岂不是乱套了,绝对不行!”


    叶小钗无奈的笑了。


    看到他笑,素还真又问道:“叶小钗,你知道新的生命代表什么吗?”


    叶小钗看向他。


    “是希望。”


    叶小钗点头。


    吃过午饭,素还真离开了二重林,直奔云渡山。


     


    可惜没见到人。


    业途灵说:“素还真你来的不巧,师傅在修炼,最近都不会出关。”


    这可真是太不巧了,素还真有些失望,说道:“苦境已经风平浪静再无波澜,前辈为什么还这么刻苦练功啊?”


    业途灵回答他说道:“师傅没说原因,但我想,师傅心系天下苍生,就算和平时代也要做好万全准备,师傅他一直是你素还真最坚强可靠的后盾!”


    素还真一听有点感动,便打算不再打扰前辈的修行,准备离开,这时,秦假仙悄悄凑上来,说道:“别听肥灵瞎扯。”


    “哦?”素还真一听还有其他内幕,兴奋的驻足,问:“那为什么前辈这么勤奋的修炼啊?”


    “咳咳”秦假仙挤眉弄眼,说道:“素还真你不知道,自从入魔书、散发白书和近神书出来后,一页书的爱慕者们差点踏破云渡山,一页书见此就决定好好修炼,以后绝对不再爆金豆豆。”


    素还真:……


    原来如此,仔细回想各种散发的前辈,素还真不禁感叹,前辈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啊!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既然见不到前辈,素还真便离开了。


     


    可以提前欺负师弟了!


    无欲天内,谈无欲狰狞笑着在门口布置阵法,锋利的暗器不要钱似的往阵法里扔。


    “这次一定要让素还真炸成烟花!”谈无欲壮志满腔的说道。


    想着素还真可怜兮兮的对他说:“师弟,我错了”的模样,谈无欲满足的笑了,连饭都多吃了两碗。


    一个时辰后,素还真大摇大摆的进了无欲天。


    谈无欲:!!!


    “素还真,你是怎么破的阵?”


    “就门口那些吗?很好破啊┓( ´∀` )┏”


    “我,我不信!”


    “来,师弟,叫声师兄,师兄教你做更厉害的阵法。”


    “素!还!真!”


    “……”


    果然,欺负师弟真开心,今天生气的师弟也非常可爱!


    素还真满足的想。


     


    只愿年年岁岁人常在,岁岁年年长相逢。


     


     


    玉行山上有一座上清观,香火鼎盛,历史悠久。


    道馆门口栽有松树,叶尖儿上还留着朝露,时不时地滴在青石板上,再往下望去,是一段石板铺成的山路,有些陡峭,大概是上清观处的位置太高,青石板上还有山雾氤氲,看不太真实。


    白衣人踏着山岚缓步走来,脚落之处山雾不散,倒像是未落地般。


    他叩响上清观大门,一道人开了门,他挥着拂尘作了个揖,道:“道友,贫道可否在上清观挂单一阵?”


    声音温和醇厚。


     


    “听说了吗?上清观新来了一个道长,算的挂可准了。”


    “是吗?有空去看看。”


    “是真的,你们知道我每天都要去东村口的河里捕鱼,前天河里不是发大水吗,我没去,就是因为道长说让我那天不要近水,所以才逃过一劫。”


    “这么神吗?”


    “据说那位道长白衣白发,和仙人似的。”


    “…………”


     


    那不是仙人,是个挂单的道人,而且已经要离开了。


    他离开那天,观主来相送。


    观主说:“不知是否还能有看到传说中道教顶峰风采的那天?”


    白衣人回答道:“贫道倒是希望,永远没那一天。”


    观主笑了,他也笑。


    晨雾相迎,夕阳相送。


    他踏着石板下山,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温柔。


     


    到山脚下,往左走是儒门天下,往右走是不解岩,听说儒门天下最近招生季,某位龙首忙的脚不沾地。


    嗯,白衣道人嘴角一扬,带着佛剑在龙宿面前显示他们有多清闲逍遥,肯定别有一番趣味。


    于是,满腹黑水的人脚步往右行走。


     


     


    “龙首,你看这是书部的考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龙首,乐部申请的新乐器账目清单超出预算了。”


    “龙龙龙首!御部和射部为了场地的使用权打起来了啊啊啊!!!”


    “龙首……”


    “龙首……”


     


    其实,往年的招生季都是凤儿在操持,他根本没费什么心,主要是今年凤儿不在,所有担子都落到他肩上了。


    凤儿为什么不在,是因为……


    “龙首,教母来了。”


    龙宿握扇子的手紧了紧,勉强笑道:“有请。”


    只见儒门教母手握画册,笑容满面,看到龙宿便问:“龙宿,凤儿呢?”


    龙宿回答:“凤儿被吾派去做事了。”


    楚君仪不赞同的说:“汝啊,整天安排凤儿做这做那,凤儿年龄也老大不小了,汝就不担心她的终身大事吗?”


    说着,楚君仪拿出那本画册,道:“这些是那些有名的世家子弟,都是才德兼备的好孩子,吾本想打算给凤儿介绍的。”


    龙宿笑着说:“那真是可惜了,凤儿最近都不在。”


    其实凤儿就是为了躲汝才走了的啊!龙宿内心叫道。


    “不过也没关系。”楚君仪话锋一转,对龙宿道:“龙宿,吾最近认识了几位名门淑女,才情品行相貌皆是一流,汝……”


    龙宿:!!!


    凤儿汝快回来!剑子佛剑救命!!!


     


     


    不解岩从来人迹罕至,崖上有瀑布垂落,以接天连地的姿态气势磅礴,瀑布下是溅起的水雾,站在涯下似乎能闻到清新的水气,以及那呼啸的水声。


    总有旅人寻声误闯。


    “原来是这里的声音,我就说附近一定有水源。”


    “好大的瀑布,真壮观!”


    “能靠近点儿吗?”


    “好像很危险,算了吧。”


    “诶,你看,那瀑布后面是不是有一方台子?”


    “哪有?看不到,难不成是水帘洞,哈哈哈哈。”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还水帘洞,里面难道真有一只美猴王不成,你坊间话本看多了吧!”


    “哈哈哈哈哈”


     


    听着行人渐远的声音,瀑布后的人睁开双眼。


    其实,如果缘深几分,这里原本是可以有一只可爱的小猴子入住的。


    一念起,缘生,一念灭,缘终。


    缘起缘灭,因果轮回中自有定数。


     


    他总是想起许多,大概是最近不解岩冷清了些吧,那两个与他早有不解之缘的人很久没来了。


    这时,白衣道人化光而来,没形象的挥舞着手中拂尘给他打招呼,说道:“佛剑,去儒门天下吗?一起去看龙宿的热闹!”


    他踏出瀑布,在道人惊讶的眼神中,点头。


    “佛剑,你真是佛剑?”


    “你竟然真的答应和我去看热闹?”


    “我和你说,听说龙宿最近被逼婚,哈哈哈哈。”


    “……”


    嗯,有点吵,佛剑想。


     


     


     


    下——千里共婵娟


     


     


     


    “先生,你最近有血光之灾啊!”


    来人驻足,看向诅咒他的人,眉毛一挑,说道:“哪里来的小毛孩儿,敢乱说话,信不信找你家大人揍你屁股!”


    说话的孩子撇嘴,被说有血光之灾的人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过河的时候被石头上的青苔滑了脚,扑通摔河里,额头摔破了。


    小孩儿拿着有他半个人那么大的羽扇,笑的高深莫测,都说有血光之灾了怎么还不信。


    “枫岫阿叔,你又在装神棍给人算命啦,斋主让我叫你回家吃饭了。”小少女拿着粉色的兔子爪爪,叫着眼前还没她高的人。


    枫岫抱着羽扇点头,回家吃饭喽。


    到家后,拂樱正在炒菜,枫岫很自觉的去盛饭,但身高有限,于是搬了一根小板凳,站在板凳上蹑手蹑脚盛了三碗饭。


    吃饭的时候,拂樱和小免讨论最近家里的收入支出情况,枫岫一听,坐直身体,非常有男子气概的说:“拂樱,我会快点长大,挣钱养家的!”


    拂樱脸上一僵,然后努力地扯出一抹笑,说道:“不急,慢慢长也可以。”


    小免咽口水,她以她的千丈青发誓,她在斋主脸上看到了一瞬间的狰狞。


    吃完饭后,小免偷偷找枫岫,劝道:“枫岫阿叔,你以后在斋主面前不要提长大的事了。”


    “为什么啊?”枫岫不解的问。


    “呃……”小免解释道:“你知道斋主为什么把你复活的年龄弄得这么小吗?”


    枫岫回想拂樱说的话,道:“好友说他把我复活到这么大,已经用了他恢复的全部功体了,难道不是吗?”


    小免关爱的看了他一眼,同病相怜的说:“斋主说,他已经养了一只萝莉,现在想试试养正太是什么感觉。”


    枫岫:!!!


    我把你当对象,你却只想当我爹???!!!


    于是枫岫含着热泪努力修炼去了,争取早日重振夫纲!


     


     


    吞佛童子最近把小黑莲孵化出来了,满心欢喜的带着雪团子到退隐圣地中阴界退隐去了。


    中阴界也有一只刚刚被聚灵重生的缎团子。


    雪团子性子冷冷淡淡,还爱挑食,一点荤腥都不沾。


    缎团子撒娇卖萌样样都会,也挑食,一点素菜都不尝。


    雪团子的监护人吞佛苦口婆心地说:“剑雪你这样不行,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吃肉哪儿成啊!”


    剑雪别开脸理都不理他。


    缎团子的监护人们同样烦恼。


    质辛说:“缎君衡你看看你都圆成什么样了还吃!”


    十九说:“又长了两斤!”


    魅生说:“大人,你听魅生的话,吃两口蔬菜好不好?”


    缎团子双目含泪,握着鸡腿的手,微微颤抖。


    后来俩团子相遇了,一合计想出了一个办法。


    吞佛童子很高兴的说:“我家剑雪终于肯吃肉了,而且还吃了不少,肯定是受缎家孩子的影响,不错。”


    缎家仨监护人也很开心的说:“父亲最近一直吃素,看来确实改过自新了,要好好谢谢吞佛家的孩子才是。”


    但是他们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吃肉的剑雪越来越瘦?吃素的缎君衡像吹皮球一样膨胀?


    后来街坊邻里的剑布衣和冰无漪来串门,看到一起玩儿的俩团子,冰无漪赞赏的说:“你们家孩子这么小幻术就用得这么好啦!真厉害!”


    变化为对方的剑雪和缎君衡僵直了身子。


    大人们实在拿团子没办法,最后只能一个去找能让孩子茁壮成长的灵丹妙药,一个去找缉天涯询问减肥秘方。


    自家的团子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呢?


     


     


     


    紫芒星痕已经在荒漠里走了一天,他和三位兄弟都是随着大哥到苦境探亲的,貌似是死国的人把他们上天界的御圣主拐跑了。


    啸日猋和夜神一见面就打起来了,为了谁家大嫂的问题。


    而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忘在了苦境一般。


    温柔心细的五弟妹像是发觉了他的不对劲,说道:“四哥,苦境有一处地方叫荒漠,或许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于是,他一个人来到荒漠,毫无目的的徘徊,日头渐渐西落,温度骤降,沙漠里温差确实太大。


    他用干枯的树木生起火堆,望着燃烧的火焰,总觉得莫名怀念,可是,怀念谁呢?


    这时,有一人走近,说道:“兄台,在下在荒漠中迷路了,可否容许在下借火一晚?”


    紫芒星痕抬头,眼前的人是个俊秀的男子,眉眼含笑,映得眼下泪痣都生动几分,他把折扇抵在唇边,笑容干净明亮,明明身处沙漠中,却让人感觉他刚从烟雨江南中走出来。


    紫芒星痕突然移不开眼,只愣愣的点头。


    那人明显是个活泼的性子,坐下后便有几分自来熟的说道:“幸好遇到你,不然都不知道今晚怎么办。”随后又抱怨的说道:“都怪我爹,听信一个游方神棍道士的话,非要我到荒漠中寻找什么有缘人,还联合我妹弄晕我把我丢到这儿,像我这么‘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人,怎么会有那么迷信的父亲和妹妹,气死我了!”


    紫芒星痕听着,也不语,只把火又添大了些。


    那人突然不说话了,睁着眼睛看着他,紫芒星痕被他看得有几分不自在,这时候,听他笑着说:“难道你就是我的有缘人?”


    他的语气带着笑意,明显就是开玩笑,但紫芒星痕的心跳却不小心漏了一拍。


    夜更深,那人倚着火堆睡去,紫芒星痕却毫无睡意,看着他出神。


    第二天,知道紫芒星痕也不认路时,那人无奈了,说道:“看来只好找找附近有么有居住的人了。”


    紫芒星痕点头,两人结伴而行,还真的找到一处住所,旁边竟然还不可思议的有个开满鲜花的花圃。


    那人敲门,开门的是个美妇人,看到他们时愣住了。


    那人连忙解释,说他们不是坏人,只是迷路了,想问问路。


    妇人仔细的给他们画了路途,两人表达谢意后离开。


    直愣愣地看着他们越行越远的背影,待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妇人捂着脸慢慢蹲下身子,痛哭出声。


    她的丈夫听到声音连忙跑来关心,问道:“阿霜,你怎么了?”


    她摇头说不出话来,其实她只是太高兴罢了。


    她幸运的遇到了他们。


    更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彼此。


大概是披着假正经外表的皮~

评论

热度(227)

  1. 白白soso古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