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走进霹雳背后的故事

古尘:

 


    “哈喽,大家好,我是霹雳TV的特派记者古小尘,今天就由我带大家走进霹雳众角色背后的心理历程。”


    “第一个采访谁好呢?诶,前面那位买菜的是不是我们身世成谜的业绩达人吞吞,吞佛童子,我们赶紧去采访采访他。”


    “吞吞你好,我是霹雳特别节目——背后的故事记者古小尘,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瞟了古小尘一眼,吞佛漫不经心的挑着菜,说:“问吧。”


    “首先呢,我们问问你对身边人的看法,你对袭灭天来怎么看?”


    “师傅,捅过。”


    “呃,那一步莲华呢?”


    “师娘,捅过。”


    “赦生宝宝呢?”


    “呵呵,你这句宝宝最好别被螣邪郎听到。不过赦生嘛,外表挺高冷,其实是个隐形兄控。”


    “这可真是一个大秘密,那螣邪郎呢?”


    “骨灰级弟控,控到把蕾梦娜当情敌。”


    “呃,好吧,你和银鍠黥武的感情怎么样?”


    “挺好的吧,在捅他之前。”


    “那宵宝宝呢,你怎么看?”


    “挺有趣的孩子,捅过。”


    记者无语了,祭出最后一个问题。


    “那,剑雪无名呢?”


    挑菜的手顿住,吞佛‘嗤’的笑出声,说道:“剑雪无名啊,捅过。”


    “就这样?”记者不可置信的问。


    “那你还想怎样?”吞佛挑眉,朱厌上手。


    “这样挺好的,呵呵呵呵。”记者落荒而逃,逃跑地时候恍惚的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


    “傻剑雪,爱过,爱着……”


    记者想:大概跑得太急产生幻觉了吧。


     


     


    “呼呼,这里是霹雳特别节目——背后的故事,呼呼,我是记者古小尘,呼呼,刚才跑的太急,慌不择路的竟然跑到雪山来了,呼呼,累死我了,诶,前面好像有人。”


    “实在是太巧了,竟然在这里碰到黄泉,不过他身边跟着的小萝莉是谁啊?还拿着小长枪跟着黄泉一板一眼的学招式,噗,太可爱了吧!我们上去问问。”


    “黄泉你好,我是霹雳特别节目——背后的故事记者古小尘,可以采访你几个问题吗?”


    黄泉把长枪直立拿起,乓的一声放在地上,记者感觉自己的眉毛也跟着跳了一下。


    黄泉开口说:“首先,叫我真名!”


    “哦哦,夜麟。”


    “不许叫那么亲热!”


    “好吧,火狐夜麟先生,可以采访你了吗?o(╥﹏╥)o”


    “行,有话快问。”


    “是这样的,大家对一件事都很迷惑,你这和武君一模一样的打扮,是默认自己天都武后的身份,还是单纯的为了怀念武君?”


    黄泉不回答,把手里的长枪握得响动不已。


    “噗,天都武后哈哈哈。”小姑娘在旁边开怀大笑,被黄泉瞪了一眼后闭嘴,搞怪的作了一个鬼脸。


    “这位是?”记者问道。


    “我侄女,月族公主。”


    “哦哦,难怪这么好看,遗传的。对了火狐夜麟先生,你还没回答问题呢?”记者继续不怕死的问道。


    黄泉冷笑着说:“我会怀念他?开玩笑吧,他可是我的仇人,至于武后,简直是无稽之谈!谁传出来的瞎话,我弄死他!”


    “是君小姐……”记者小声比比,被黄泉瞪了一眼后收声。


    “哼!竟然敢死在别人手里,我不会再原谅他!我恨不得从没见过他!”


    说完后,黄泉大步离开,记者在原地踌躇,不敢追去。


    小公主担忧的看向自家二伯的背影,对记者说道:“你知道吗,二伯曾经说了一句话,让我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什么话?”


    听着小公主的转述,记者咬紧下唇,转身离开。


     


    恶鬼从地狱走向更深的地狱,他所能容身之处,都不过是地狱罢了。


    黄泉这样说过。


     


     


     


     


    “这里是霹雳特别节目——背后的故事,大家好,我是记者古小尘,今天呢,我们特别有幸可以获得批准上仙山做节目,大家高兴吧。”


    “现在我们随机找遇到的人采访,到底是谁这么幸运呢?”


    “诶,前面酒肆喝酒的人有点眼熟啊,竟然是御不凡,看来我们仙山之行第一个采访对象有了。”


    “不凡不凡,我是《背后的故事》节目组的记者古小尘,我们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可以啊”御不凡笑眯眯的回答。


    这真是采访者里脾气最好的一位了,记者感动的泪流满面。


    “不过嘛,我能先问你几个问题吗?”御不凡说道。


    “请问。”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古小尘认真的思考后,说道:“非常温柔的大好人。”


    “恩恩,我也这么觉得。”御不凡笑着说道:“可是像我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坏的事呢?”


    “什么?不凡你做什么坏事了?这不可能吧!”


    “我把他一个人丢下了……”御不凡灌了一杯酒,笑着说:“你说,我怎么忍心呢?”


    “我真恨自己,不够命大,哈哈,记者先生,一起喝一杯吧。”


    “好啊。”


    后来,御不凡喝醉了,记者醉的迷迷糊糊的想,是不是要通知漠刀绝尘来接他,后来记者想到。


     


    怎么忘了,漠刀不在。


     


     


     


    记者揉着太阳穴,皱着眉在湖边醒酒,宿醉要不得,醒来脑阔疼啊!


    这时一道人影走过,记者一看就来了精神。


    “前面那位先生请留步。”


    人影一顿,走得更急。


    “前面那位紫色衣服,眼睛蒙着缎带,名为枫岫主人的先生请留步。”


    紫色人影叹气,转过身来,说:“有什么事吗?”


    “枫岫先生你好,我是《背后的故事》节目组的记者古小尘,可以和你聊聊吗?”


    “能拒绝吗?”


    “不能”记者拿出霹雳台特批的访问证。


    “唉,问吧。”


    “枫岫先生,你在仙山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吃得饱睡得暖,还长了两斤。”


    “是这样的,场面话寒暄完了,我们来切入正题吧,枫岫先生还记得拂樱斋主吗?”


    “唉”枫岫叹气:“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一听到有人来采访,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这问题真让人头疼,我说不记得了,你信吗?”


    “不信,能简单的阐述一下拂樱斋主是个怎样的人吗?”


    “拂樱啊。”枫岫回忆,嘴角不自觉扬起,说道:“第一次见挺惊艳的,毕竟他长得很好看,后来交了朋友,发现挺可爱的,一逗就炸毛,生气就喜欢咬牙,咬牙的时候脸颊有些鼓鼓的,很好戳哈哈哈,做错事时就眼巴巴的瞅着人,让人都不忍心对他发脾气,要是实在压抑不住怒气骂了他,他倒会更生气,到时候,就得是你哄着他了哈哈哈,你不知道……”


    声音戛然而止,枫岫回过神,说道:“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没有没有,只是你说的人和我印象中的凯旋侯有些不一样……”


    听到这句,枫岫嘴角的弧度慢慢变淡,他说:“抱歉,我不认识凯旋侯。”


    记者点头。


     


     


     


    “大家好,我是霹雳TV的特派记者古小尘,今天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下期再会(并没有)。”


     


     


     


    大概是一把裹着蜂蜜的瑞士军刀


     



评论

热度(119)

  1. 白白soso古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