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虐梗转甜脑洞小段子

古尘:

     


    “拂樱好友,吾不恨你,吾原谅你。”


    拂樱这个败家爷们儿花光两人积蓄买了一幅名家画作后,枫岫主人如是说道。


     


    “忘记我是枫岫,世上便不再有拂樱,你不是他,你是凯旋侯!”


    “知道我是凯旋侯还不快点码字!这可是佛狱和慈光合作后的第一个剧本!快写,这个月交不出稿子爷废了你!”


    “呜”


     


    “一个恶鬼该怎样得到满足,我一生都在寻找这个答案。”


    “黄泉,中午吃你最喜欢笋子烧牛肉,糖醋排骨。”


    “好!”


     


    “罗喉,你欠我的,是一个道歉!”


    “对,对不起,小别胜新婚有点失控……”帮忙揉腰。


     


    “绝尘,是不是下雨了,害的我的脸都湿了”


    “御不凡,你要吃什么我去买,不要对着无心的爱心便当流哈喇子!”


     


    手术前。


    御不凡说:“绝尘,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御不凡,你只是割个阑尾…………”


     


    “直到遇上你,在你怀中,方能安稳入眠。”


    “不愧是吾儿质辛,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把好色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对了,手!拿!开!”


    “我不!”


     


    “裳璎珞,你可愿成为本爷永远的朋友?”


    “……”


    “你不愿意吗?”


    “……”


    “裳璎珞……”委屈


    裳璎珞手动微笑:“那好,我们分手后可以做朋友。”


    焱无上熊抱:“裳璎珞我错了!!!”


     


    “我想我会很怀念沉眠地狱的你。”


    “地狱无你,何等失味!”


    尚风悦:“喂!你们两个大婚典礼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绝尘,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悄悄瞒着漠刀跑去吃垃圾食品又忘了带钱,御不凡对一脸怒容赶来付账的漠刀绝尘说道。


     


     


    “好十九,乖十九,从今以后就真的只剩你一人了。”


    “我虽然住校但还是一个月回来一次,你再不放开我寝室就要关门了。”


    “哦”委屈巴巴。


    迈出的脚步收回,无奈地说:“算了,还是一星期回来一次吧。”


    “嗯!”


     


    “缎君衡,等我归来,我要你为我见证一切新生!”


    “嗯,质辛,记得好好考,不可粗心大意,这次要是补考不过,你就只能重修了!”


    “哼!”


     


    “不如让拂樱斋主为枫岫主人画一幅画,记得把我画的俊美一点,我要他一笔一划去记住,他有一名好友,名之枫岫!”


    “没问题,念在你是熟人,市场价打八折,现金还是刷卡?微信还是支付宝?”


    “我们间还用谈钱?”


    “亲兄弟明算账谢谢。”


    抱着亲一口,说:“这样的兄弟吗?”


    脸红偏向另一边,心想:等会把这人画成猪头!


     


    “你之眼相,变得陌生了。”


    “咦?无,无伤你看出来我带美瞳了啊?”


    “…………”


     


    “你之腰身,柔软的另吾诧异了。”


    “哈,只对你而已。嗯?等等,无伤你刚才说什么柔软来着?”


    “咳”


     


    “吾知晓,我们的相遇本是一场算计。”


    “哪,哪有!我也只是刚好到这个城市出差而已。”


    “黄泉,既然遇到了,就别想我会放手。”


    “哼,奉陪!”


 



评论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