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九久

每天都在撞门的双姝-洛海铃:

看文预警:


1.ooc!


2.这是刀哦!(滑稽!)


3.看完不喜欢就找我私信啊~






在《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又为“极数”,指天之高为“九重”。九月初九,日与月皆逢九,是双九,故曰“重九”,同时又是两个阳数合在一起,故谓之“重阳”


 


“所以?”拂樱摆起了茶灶,沏起了茶。茶烟袅袅,遮盖住了人的双眼。


 


“没什么,只是说与好友听罢了,就怕小免问起,好友答不上来啊。”枫岫羽扇轻摇,遮去了自己的半面,露出了狐狸一般的双眼。对着面前的人笑得眉眼弯弯。


 


“你少来!想打吾家少女主意,没门!”拂樱哼了哼声,手里的茶具就往枫岫的方向丢去。“真是误交损友!”


 


“哎呀,好友此话真令枫岫心痛......”


 


——❀——


 


是夜。


 


“九九重阳,想不到这么快了。”拂樱斋主侧托着面颊,靠在石桌上,睁开的那双美目,划过了紫色的流光,嘴角轻扬。


 


空手化出一壶酒,掀开的壶盖,流出来的酒香,与拂樱斋所种下的樱花味不同。这壶酒的味道比樱花重一些。飘出来的清香,却同样令人沉醉。


 


月色婆娑,秋天的风是一阵清凉,打下拂樱斋的永不凋零的樱花,淅淅漱漱得像一场迷漫花语。


 


想起在佛狱时候的话了,“等到最后,你将获得悲催的下场。比起吾,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端着酒杯的人,看着平静水面中的自己,像是自嘲般地笑了起来,“的确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或许,就这样迷迷蒙蒙的,就好了吧。”拂樱捏着瓷杯,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了那一壶酒。错开了瓷杯,酒水开始蔓延,酒香开始四溢。这偌大的拂樱斋,沾了不少的酒香。


 


“咚——”


 


趴在桌面上的人,手中的酒壶跌碎在地。青石砖瓦铺成的地面被水流填上了错综复杂的纹路。


 


“拂樱?”一个紫色的小人,扶着杯面,站在了桌子上。走到趴着的人的旁边,在他耳畔轻柔了声音,“拂樱,在这里睡觉可是会感冒的。”


 


“嗯?”拂樱捏着头痛的太阳穴坐直了身子,看着面前的小人,恢复了一些精力,看着熟悉的面像,忍不住开了口,声音沙哑着,“枫岫......?”


 


“正是。”紫色的小人,仰着头朝着他笑,手中羽扇轻摇。


 


“大概是喝醉,出现幻觉了吧,怎么可能会出现枫岫呢?那个人明明就......”拂樱闭起双目摇了摇头,又再托着面颊,左手伸了出来,修长的指尖在杯沿处来来回回地画着圈。


 


“不曾想过,九九重阳竟也会做这种梦......”


 


再回神,面前的紫色小人已是消失无踪,他又笑了,那双琉璃紫色的双眸了划过了一道深深的流光。


 


——❀——


 


“好友,今年的重阳节,你可来迟了。”云雾飘渺的所在,熟悉的紫色飘飞的罗帐,垂于四周。凉亭内坐着的人,高高的冠帽和一袭的华服。


 


“吾何时答应过大名鼎鼎的枫岫主人的邀约了?”拂樱托着花盏,朝着面前的人大大地翻了白眼。


 


“诶?好友自己曾说要酿酒给枫岫的啊,难道拂樱好友敢承诺而不敢执行吗?”枫岫摇着手中的羽扇,习惯性地遮去半面,只露出了双眼,是那自信风华的模样。


 


拂樱沉默了,没有回话,而是垂下那双琥珀色的双眸。


 



 


“拂樱?”


 


再抬头时,面前的人,已经是散开了长长的紫色头发,双目被白色的绸缎遮住,上面沾上的朱色,让人看了心寒。原是好看的一袭华服已是残破不堪了,还有未干的血渍,滴滴答答地落下。


 


熟悉的景入目了,那双紫色的美目瞪大了。拂樱一起身,面前的人朝他笑道,“战无不胜的凯旋侯是怕了吗?还是愧疚在心?”


 


“笑话,为佛狱,凯旋侯问心无愧!”铿锵有力的话语,此刻在回荡着。


 


“那很好,做好你的凯旋侯......”


 



 


“拂樱?”


 


拂樱擦了擦沉重的双眼,面前的景依然是和枫岫谈笑风生的时候。


 


只不过,面前之人......像虚灵一般,笑得柔和,看着自己,轻声唤着熟悉的名字,“拂樱。”


 


当他再对上眼时,枫岫还是那样温柔地笑着,说着那句有些刺耳的话,“好友拂樱,吾不恨你,吾原谅你......”


 



 


场景再换,是春樱飘飞的季节。


 


暖热的熏风,吹起了拂樱未束起的粉白色的长发。柔软对的樱花花瓣,悠悠然然地飘落在上面。


 


拂樱看着场景一再愣住了。


 


“好友拂樱。”声音从桌面上传来,拂樱的视线就放在了桌子上。


 


一个紫色的小人,相同的面貌和熟悉的声音,都是那一位无论身处何方都会自信满满的神棍,枫岫主人所拥有的。


 


“枫岫?”


 


“正是在下。”那个人笑了,又是那种令人无所描绘的风华。


 


“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拂樱化出针线,当场迅速地做了一件软毯,“虽然差了些,你将就一下吧。”再顺手摆上了一套茶具。


 


“哎呀,拂樱好友还是一如既往地贤惠啊。”枫岫主人坐在那张有些粗糙的软毯上,淡淡地饮了一口茶。


 


“就你话多!”拂樱伸手就在小人的脑袋弹了一下,“怎么?是上辈子惹了什么风流桃花债?所以遭报应了?”


 


枫岫化出羽扇,挑起了双眉,“说风流债么?确实是有。”


 


“哦?究竟是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看上了这么个会惹桃花的人?”拂樱将面颊被风吹起的发丝撩于耳后,托着面颊,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人。“不知好友愿不愿意坦诚相见?”


 


“拂樱,你真的想知道吗?”


 


“不想,吾对你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像是触动了什么似的,拂樱的那双美目里隐隐的流光还是能看见一些。


 


“哈?吾回来,还是要补回自己欠下的风流债。”枫岫主人的扇子不停,站起了身就往前面的人走去。


 


“你要是想让吾带你去找哪家姑娘赔礼道歉,那你就免了。”拂樱背过身去朝着他摆了摆手,“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


 


“的确是没有那个闲工夫......”


 


“你什么意思......唔......”拂樱刚回头,面前的人就轻轻地捧着他的脸,对着他柔软的双唇吻了下去。“吾现在欠下的桃花债,不就在面前吗?吾的拂樱。”面前的人由笑了,一样的温和。


 



 


“枫岫,你可知,你对吾好,吾现在只感觉害怕。”秋风吹起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在红色的枫叶之中。


 


寒雨阵阵,落下的细雨如针,打进身体里疼痛不亚于刀剑的疼痛。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晨间的第一缕光打进了拂樱斋。


 


“嗯......”拂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对上的却是......“早安啊,拂樱。”


 


“你!”看着面前的人,拂樱斋主瞬间清醒了,迅速地坐起身。


 


“拂樱别激动,吾还真的不知晓,单单的重阳菊花酒,好友竟然也会喝醉。”枫岫主人倚在床头,笑看着面前的人。


 


“你什么时候......”拂樱看着面前的人,回想起了那几个不清不楚的梦,脑袋就是一阵痛。又压了压疼痛的太阳穴,“原来你......”


 


“是啊,是吾入梦了。”枫岫一再往拂樱的前面靠近,“若不是吾入梦了,怎会知晓拂樱真的会对吾心心念念呢?”


 


“谁对你心心念念了!少自作多情!”拂樱夺过一边的枕头,就往枫岫的方向丢去。“请枫岫主人离开吾的领域!”


 


“又要对吾划分领域么?可别忘了,现在可没有你的领域了。”枫岫那张脸又在拂樱的面前放大了。


 


“你.......让开......”拂樱推了枫岫一把,刚越过枫岫就被身后的人拉进怀里了。枫岫遮盖起拂樱的双眼,附在他的耳边,笑道,“吾回来了,吾亲爱的拂樱就不用再做噩梦了。”


 


“你......”


 


“诶?这是吾的秘密,等有空了,吾再与你说。”散落的紫色长发和粉白色的长发,在晨光的照耀下交叠在了一起。“所以,拂樱,你还是多睡会吧。”


 


秋天的风,不知送来了何处的红枫香气,夹带着的是淡淡地樱花香。


 


枫岫将拂樱放下,掖好了被角,抬头看了外面的微光移动,轻声笑道,“看来时间到了。”


 


枫岫主人的身上开始飘散了点点的金光,金光散去,拂樱的身边就多了一个紫色的小人。紫色的小人抬了抬手,旋了一圈,“想要恢复完全,果然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枫岫转过身,趴在床面,看着身边熟睡的人,“这样看着吾的拂樱的睡颜,也挺不错啊。”


 


今日九九重阳,也是吾与你久别重逢的日子。














哈哈哈哈哈,我才不是坏人!

评论

热度(29)

  1. 白白soso中药ing 双姝-洛海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