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罗黄)一夜长如岁

墨半鸢:

是糖!!!死活磨出来的黄泉生贺,使我头秃。
这个算是奶娃使人头秃的番外吧,时间线在离开月族之前,可能有些小bug,无视就好!
也许ooc,也许崩形象,不要在意啦都是为了给泉兔子庆祝生日!
祝我们黄泉生日快乐啦!撒花撒花!


  黄泉有些疲倦。
  这份疲倦来自昨夜的一场梦。
  梦回天都,过去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就好像时光倒转,所有的事再一次经历,只是这一次,他是个旁人皆瞧不见的旁观者。
  他像过去一样站在罗喉身侧,却好似隔了一层纱,始终是看不清罗喉的神情的。
  同样的死亡,再复活,再度死亡。
  影神刀举起的那一瞬间,他挡在罗喉的身后,刀光却隔着他穿透了罗喉的脖子。
  黄泉举起手,颤抖着捂住自己的脸。
  为什么会不加思考的替罗喉挡刀,答案他不敢去想。
  身后的一切,他不敢去看。
  这场梦,他醒不来。
  他不相信罗喉会就此死去。
  可是在葬龙壁的幻境里,他看到罗喉的身影,却忍不住哽咽。
  一瞬间,黄泉回归本身,他颤抖着与罗喉的虚影双手相叠,回忆一幕幕涌来,将他淹没。
  罗喉笑着对他说,“终结宿命,你就能真正超越我。”
  超越么……
  黄泉想,我自己都忘记,我究竟是想要超越你,还是只想要找一个理由来追随你。
  他的声音微微哽咽,却又固执的沉下声,“你欠我的,是一个道歉。”
  罗喉一怔,随即大笑出声,身影在火光中转瞬即逝。
  “罗喉!罗喉!”黄泉快步往前走,却再无人影。心底里蓦地撕开来一个口子,刻着罗喉二字,他想否认,却是说不出口。
  耳边依稀听得罗喉的一声问,“承认你把我装入心里,有这么难吗?”
  “开什么玩笑……”黄泉捂住脸,眼圈渐红,却又硬生生不愿流下眼泪来。
  最终我还是超越了你,你也终究是死了。
  我成为了我希望的我,实现了我一直以来所希望的事。
  可这一次我希望你活过来,却再也找不到你。
  黄泉独自站在天都之上,君曼睩的身影渐行渐远,他怀抱着断开的计都刀,在月下沉默不语。失去了主人的刀,失去了主人的天都,终究晦暗。
  梦已经结束了,依然醒不过来。
  为什么要醒来?黄泉问自己。
  我与他,究竟是仇敌,还是朋友?
  曾经满腔仇恨,来自无间之身,唯有黄泉为名。
  为了仇对上,却又因情戛然而止。
  仿佛停不下的轮转。
  ……
  罗喉发现今天黄泉的情绪一直不太好。
  今早他醒来看到黄泉脸上的泪珠,蹭过去舔了一口,就发现黄泉睁开眼满脸复杂的看着他,却也没有揍他。
  一想到自己爱将也会偷偷掉眼泪,罗喉就有些心疼。他偷偷窜到幽溟那处,待幽溟打开门看到他,着实惊了一下。
  “呃,你有什么事吗?”幽溟蹲下身来看着他,心里还有些复杂。
  罗喉只是盯着他,半晌才问,“你知道为什么黄泉不开心吗?”
  “二哥不开心?”幽溟愣了愣,二哥不是每天看起来都不开心么……但他略思考,便小心翼翼的问他,“二哥做了什么吗?”
  “黄泉哭了。”
  “哭哭哭、哭了?”幽溟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罗喉默默的盯着他,幽溟挠了挠头,“呃,二哥是看到什么哭了吗?”
  “他睡着的时候。”罗喉板着脸,“我的爱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不,只有二哥欺负别人的份。幽溟想,不过真要说的话,他倒是想起极为久远之前的一件事。
  那是他唯一一次看到他二哥悲伤的模样。
  那时候天下间传言,罗喉身死。
  黄泉提着银枪回到月族领地,幽溟看到他的一瞬间,还以为是看到了罗喉身临。
  大概是自己眼花了,但他还是笑着走过去。
  “二哥!”他说,“罗喉死了,大哥的仇终究报了。”
  黄泉这才抬起眼看着他,极轻的“嗯”了一声。
  幽溟发现,他无法从黄泉脸上看到报仇后的一丝喜悦,反而是失去了重要之物的迷茫。
  二哥是失去了什么呢?
  后来,他看到自家二哥抱着断开的计都刀回来。
  戴着武君桂冠的二哥更加沉默,将自己关在屋里许久,再出来时,幽溟看到桌上那断开的计都刀与一地处理失败的材料。
  最后,刀无极身亡,黄泉笑着同他一起决定退隐。
  这个笑只维持到看到计都刀的时候。笑意突然从黄泉面上消失了,只剩下满脸的茫然,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
  幽溟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想,二哥最终还是失败了。
  因为他失去了自己的心。
  “……我想,你也许可以试试修复计都刀。”幽溟眼珠一转,突兀的提出这么个建议。
  其实他心里也没谱,只是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旧事,就突然想起这么一物。
  也许旧物就需要旧主人才能修好呢。
  罗喉愣愣的听他说完,心头总觉得计都刀这名字非常耳熟,于是点点头飞快的跑了,甚至没有问那是什么模样。
  我应该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罗喉想。
  只要黄泉能开心起来,那我一定就一定要修好,不能让爱将一直难过。
  他推开黄泉尘封的旧室,角落里微微的呼唤让他忍不住快步走过去。
  那是计都刀。
  ……
  黄泉再次醒来,已是入夜。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罗喉?”
  小崽子并不在这里,他随手披了一件外衫就出了房门。
  空气中飘散有淡淡的血腥味,黄泉心下一惊,循着气味快步寻过去,却停步在旧室前。
  他记得这处有……
  黄泉猛地推开门,罗喉一惊,回过头来时却也没挡得住腕间滴落的血珠。
  “你在做什么?”黄泉看着被血浸泡了一小截的计都刀,一把将人扯到面前。被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小孩面上全无血色,却是毫不介意的摆摆手,“修计都刀!”
  “谁让你修的?”他抱起罗喉就往回走,血还一直往下落,在他衣角染出血色的花来,看的他心头一阵一阵的疼。
  如果自己不注意……
  如果又失去一次……
  黄泉的步子极快,他将罗喉的手包扎的看不出原状,才沉默着一把抱住罗喉。
  “……黄泉。”罗喉愣愣的被抱着,有些不知所措。
  黄泉从来没有这样抱过他。
  怀抱很暖,很温柔。
  可罗喉突然有些茫然了。
  一开始只是想让黄泉开心,怎么最后,好像让他更不开心了呢……
  “黄泉。”他拍了拍他的背。
  一片安静。
  许久,黄泉才低声开口,“不用修了。”
  “可是……”
  “我说不用修了。”黄泉将他抱的很紧,“罗喉,你赢了。”
  “我把你放我心里了。”他的声音很轻,还有一瞬间哽咽的错觉,却让罗喉有些心揪。
  他抱着黄泉的腰,小短手有些够不着,便顺势拍了拍他的背。
  他有些忧伤又有些甜蜜的想,黄泉终于承认喜欢我了。
  等我长大……
  罗喉伸手碰了碰黄泉的脸,“等我长大,我不会让你难过的。”
  ……
  后来,罗喉发现那个房间被黄泉用术法封了起来。
  他也不太在意。
  作为一个英明的武君,应该要对自己爱将多加纵容才是。
  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了脚步,朝黄泉跑过去。
  之前说好的,今天黄泉要带他离开月族踏入苦境。
  “黄泉。”罗喉叫了一声。
  黄泉转过头来,微微抬眼。
  如今罗喉的眼中,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却仿佛他的整个世界都在这里。
  不知为何,突然感到有些喜悦。
  但黄泉只是点点头,朝他伸出手来。
  “嗯。”


搓手手,是糖!不是刀子哦!
毕竟我辣么喜欢罗黄的!
写这个的话大致有一部分是因为想让黄泉承认自己心里有罗喉,而且是在武君面前承认╮( •́ω•̀ )╭
后面有点ooc的话可能是因为黄泉的态度,有一些私设嘛,就比如黄泉已经失去过武君了,再次失去的话真的会有些崩溃,而且面对自己养的武君肯定也是有感情咯……本来生贺想写成年来着,怕一不小心开车,清水文写手毫无理想(๑◝ᴗ◜๑)

评论

热度(48)

  1. 白白soso墨半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