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刀龙cp组】奶娃使人头秃(4)

墨半鸢:

最近在做别的没啥时间更文,也许下一次看到我更文是明天,也许是明年(并不!)


  等拂樱前来把枫岫拎走时,罗喉才板着脸看向把自己抱起来的黄泉,眼神中颇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意味。
  黄泉瞧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问他,“怎么,还没跪够?”
  堂堂武君罗喉,虽说现在只是一个小豆丁,但肯定也不会是恐惧这种事的人。
  果然,罗喉摇摇头,“我不跟你计较。”
  黄泉一把将人扣住,边往回走边揉他脸,“你还敢跟我计较?”
  “没有。”罗喉认命的被黄泉揉着,心里默默的想,爱将总是以下犯上,自己也不惩罚他,真是个好武君啊……
  想到这里,罗喉伸出小胖手抱住黄泉的脖子就蹭了上去,激的黄泉差点没忍住把他给扔出去。但只要想到这家伙跪了好一会,即便拂樱说没问题,总归是小孩子,该哄哄也得哄哄。
  于是这晚,黄泉破天荒的没有把罗喉踹一边去,等小孩洗了澡就抱着又软又香的小胖子钻了被窝。
  受宠若惊的罗喉扒着他的手臂,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黄泉不免有些好笑,戳了戳他的脸问他,“你这是什么眼神?”
  罗喉磨蹭了半晌才含糊的开口,“这,这是新婚之夜么?”
  黄泉:啥???
  眼前的豆丁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又蹭了蹭黄泉的手臂,“枫岫说我红鸾星动必有喜事,你今晚就这么主动邀我入帐,我……”
  罗喉脸上一片通红,“我现在的身体还没长大,有些事还不能……”
  话未讲完,就被黄泉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
  同样的树枝,旁边同样只着里衣的枫岫朝他招招手,“哈,武君也出来赏月么?”
  “……”
  我不想睬你!
  都怪你!
  罗喉想,如果不是枫岫说的话,今晚自己就可以在爱将的怀里睡觉,早上起来也许还可以偷偷亲一口……
  挂在枝头被夜风吹的抖了抖的罗喉盯着枫岫,眼中冒出冷光。
  “呃,冷静一下,我想想……”
  他四处偷瞄了一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但是……”
  才被扔出来就要跑,回来怕不是要被打。
  然而枫岫的思维完全没跟罗喉对上,“看我的!历春秋之代兮……”
  “我不想……”
  黄泉翻了个身,对外面的空间波动表示自己完全不想管。
  又在熟悉的地方,罗喉已经能熟练的空中翻滚并双脚着地了。他盯着枫岫手里莫名多出的羽扇,很想要暴打他一顿。
  枫岫背后一凉,赶紧扒着罗喉就往他耳边悄悄咪咪的说了几句话。
  “真的?”罗喉不太相信。
  “我保证有用。”枫岫笑眯眯的摇着羽扇。
  罗喉想了想,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往前一指,“出发。”
  ……
  山里草深路滑,即便是有武力傍身的俩人也并没有太容易的就从那些比自己还高的草叶里挣扎出来。
  不能直接打死只能活捉,对小身板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难题。折腾到了天亮,罗喉才抓到一只兔子,他扯了扯兔耳朵,手中的兔子挣扎着要跑,就被一把塞进袋子里。
  枫岫扯掉头顶的草叶,朝罗喉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武君,抓兔子也是一流的,摆平一个黄泉肯定也不在话下。”
  罗喉没有说话,却悄悄挺起小胸脯来。他随手擦去脸上的泥土,提着口袋就示意枫岫带路,准备回家把兔子送给黄泉。
  爱将嘛,总是需要有赏赐才能乖乖的听话,说不定还能再抱着自己去睡觉呢。
  想的美滋滋的武君顿时好说话了许多,纵使路上遇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还是没能破坏他的好心情。
  一脚把人踹到墙角,罗喉无视周围一圈念叨着“真是好凶的小孩子啊”“胖嘟嘟的真可爱啊”这样奇怪的声音,看着枫岫牵起那个瘦弱的小孩子走过来也没有反对。
  “跟你们走的话我怕绝尘阿呆找不到我。”比两人都小了一圈的孩子意外的不怕生。
  枫岫倒是意外的自来熟,拍了拍罗喉的肩膀对他说,“放心啦,这位可是武君,他会帮你找到你说的绝尘的!”
  “……”罗喉张了张嘴,刚想说自己可是武君,武君是不负责找人的,对上枫岫那双死命朝自己眨巴的眼睛就默默闭嘴了。
  “哇,武君真好!”小孩倒是没发现他们的小九九,满脸欣喜的看着罗喉,直把罗喉看的挺起了胸。
  算了,偶尔也要做一个亲民的武君。于是罗喉胖手一挥,“先回去。”
  “好的武君。”
  “没问题武君。”
  ……
  黄泉看着被拂樱挂在外面一脸“天不待我”的枫岫,又瞧了一眼面前看起来柔弱可欺的小孩,微微挑眉。
  拂樱拍了拍手走进来坐下,认真端详了一下小孩的模样。
  嗯,这个脸,好像跟御天五龙那个谁的家属有点像啊……
  ‘感觉我这里要成幼儿收容所了,怎么就不是女孩子呢?’
  黄泉抿了抿唇,“你为什么会跟他们回来……”
  小豆丁只得一五一十的讲了。
  他和自家绝尘阿呆出门,半路闹脾气跑了,等了好久不见也人来寻,就遇到一个人朝他笑的满脸的褶子,“小朋友跟叔叔走啊,叔叔带你去吃糖哦~”
  御不凡刚想说话,路见不平的武君就飞起一脚把人给踹墙角了。想着外面危险,干脆就同人回来了,反正对方也答应帮忙找人……
  这跟诱拐也没什么区别的吧……黄泉沉默了一瞬,只能叹气,“算了,我们会想办法帮忙找人,不过罗喉,你那袋子里的是什么?”
  不时还动两下。
  在一旁等了好久的罗喉立马将袋子递给他,“送你的。”
  “兔子?”
  黄泉提起兔子的耳朵,戳了戳还在试图蹬腿的兔子,“挺肥的。”
  “你喜欢么?”罗喉满脸写着求夸奖。
  “不错。”
  爱将夸我了!罗喉有些飘飘然的想着,爱将夸我了,今晚也许又会同我睡觉,说不定还会亲亲……
  想的特美的罗喉刚想说话,就看到黄泉转过头朝拂樱开口,“今天加个菜吧。”
  ‘好。’
  ……嘎?罗喉想,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于是到了饭点,罗·幼小·可怜·喉看着桌上的菜差点没哭出来,枫岫看了他一眼,满眼写着同情。
  罗喉:是兔子啊!!!
  枫岫:少男心都碎了啊,啧啧。
  拂樱把一大块兔腿夹到御不凡碗里,小孩受宠若惊的捧着碗,“谢谢姐姐。”
  穿着粉衣的拂樱:……
  黄泉抿了抿唇,决定这个时候应该安静的看人作死。
  旁边“噗”的一声,好不容易被放回来吃饭的枫岫放下碗捂住了嘴,“哈,我没有笑,哈……”
  黄泉咬了一口兔肉,看着拂樱斋主拎着枫岫出去,一阵惨叫过后,又拎着仿佛脱了一层皮的枫岫回来,笑着朝他点点头,俨然无事发生的模样。
  旁边的罗喉一副失了魂的样子,黄泉戳了戳他的胖脸,“怎么了?”
  “……没事。”罗喉心里哭唧唧的,看的黄泉若有所思,特别是看到小孩一口都没吃兔子,突然明白了什么。
  于是晚上,洗完澡还是委屈巴巴的罗喉又被黄泉抱进了被窝。
  罗喉:!!!
  瞬间就遗忘了兔子这件事的罗喉美滋滋的抱住黄泉的手臂,这会他什么也不说,连把头微微的埋进黄泉胸口也没被推开。
  果然给爱将送东西他会抱着自己睡呢!罗喉暗戳戳的想着,明天要不要也去找些东西送给爱将呢?
  小孩子总是很轻易就入睡的。
  黄泉抱着胖嘟嘟的罗喉,眼神复杂。
  原本以为自己会很排斥,可如今这样的生活好像也没有什么不适应了……
  “罗喉。”黄泉低声叹道。
  许是在梦里也听到自己名字,罗喉更加靠进黄泉怀里,还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黄泉。”
  “败给你了。”黄泉替他掖了掖被子,抱着温暖的小胖墩就这样睡了过去,竟然也一夜好梦。


今天的武君依然美滋滋的,大概我对他太好了,话说御不凡的加入原本早就该来的,但是被我拖了……小崽子们幼稚了点,哎没事,幼稚幼稚的就长大了,长大就可以推……咳,止住,我们不能有武君一样的不正当思想,下一话漠刀出来,至于为什么这里不出来……额,我觉得字数够了就没写了╮( •́ω•̀ )╭

评论

热度(70)

  1. 白白soso墨半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