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soso

聚散(仙山粮食向,主四魌)

拔丝儿红果:

仙山背景

主要人物:师尹,太宫,凯旋侯

无cp,你觉得谁是谁就是

不谈任何。

(一)

传言自白帝城而入,西行三千三百里,苦海之阴,有翠峰连绵,青云似锦,联九州十二岛,无边无际,苦境人惯常称之为“仙山”。

无衣师尹初至时,因弃天之祸,仙山人满为患,只分得他一间东厢,住正房的人也熟,正是比他早来几天的摄论太宫。

这间东厢本是衡岛元别在住,因要给师尹腾屋,他便搬去太宫那里。

师尹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未免惊愕:这么些年了他俩竟还没住到一起,致谢之余隐约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这间院落背靠山阴,坐北朝南,共三间屋,师尹和太宫占了两间,还剩一间西厢,而这位新房客倒也没令他们等太久。

某一日,火宅佛狱凯旋侯孑然一身出现在门口,衣袍迎风而鼓似翻滚的黑浪。

不得不说这样的安排人文关怀之余,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搞事心态。

可能是太久没有开口的缘故,凯旋侯初来时几乎一言不发,好在另两位室友也不是聒噪之人,往往是师尹读书,太宫自弈,凯旋侯闭门不出,小小的院落中唯有元别轻拨船琴所奏的清音。

好在住的久了,也渐渐熟悉起来。

仙山花销有限,阴币这种东西,有或没有差别不大。

而在仙山,几乎人人都知道师尹十分有钱,资产排名稳进前三,保不准还能冲冲冠。

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那个把烧纸当爱好的好徒儿,挑徒弟固然考验眼光,但能考虑到这层的只怕普天之下仅此一份,不得不说无衣师尹目光长远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师尹对此表示:编的我都快信了。

但无论如何,无衣师尹确实有钱,而他的钱全部用来换成了书。

世上有那么一类人,求知若渴,虚而不淈,视学习为生命,师尹就属于这类人。

凯旋侯在西厢呆地无聊,又不愿开口聊天,多数时候都和师尹一起在家看书。

师尹也很大方,说区区几本杂书承蒙不弃,侯喜欢哪本,尽可自取。说着推开书屋的门,顶天立地一眼望不到头的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书,凯旋侯错身往里看了眼,神色镇定地点了点头。

仙山的房间没有定尺,只要心有所想,可无限延伸扩大,走在无穷无尽的书架间,凯旋侯多少有点担心一会儿找不到回去的路。

侯忧虑着,信手抽出一本,书不厚,在和它并排摆地一行书里算得上很新,封皮上三个大字写的颇为工整:西厢记

侯又把它插回去了。

仙山日子过得说慢也快。

转眼冬去春来,太宫提议在院子里种点什么,获得了所有人一致同意。

太宫说碎岛不适农耕,听闻慈光四季如春,物产极丰,此事交托师尹再合适不过。

凯旋侯把碎岛换成火宅又说了一遍。

话都说到这儿,师尹不好推脱,只好应了说先学学看。

闻言,双目不能视物的太宫与寡言少语的凯旋侯冥冥中忽而灵犀一点,相互给对方点了个赞。

傍晚,三人坐在各自屋前的廊檐下,商量种些什么比较好。

元别刚好出门会友,他尚且年轻,正是爱玩闹的年纪,太宫并不过多拘束他。

细想来,衡岛元别算得上这院子里唯有有朋友的人。

正逢初春,三家屋檐上不知何时盘落了几株翠嫩藤萝,零星开着鹅黄色的小花,清风徐来,隐隐含香。

天云高淡,烟光凝而暮山紫。

种花师尹嫌闹,种菜太宫说爱生虫,种草侯又说太枯燥,三人争了半天都累够呛,捧着杯子喝茶,院中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

“不如种点玉米。”摄论太宫声音透着几分疲惫。

“秋天还能烤着吃。”凯旋侯补充。

“我同意。”三票通过。

衡岛元别今日晚的晚了些,回来时太宫已睡下了。

少年人轻手轻脚地换过衣服,先进了书房,太宫交代他明日一早去别处换种子,换来就种在屋前的院子里。

至于种什么太宫说还要和那两人商量,最后会把结果留在书房的镇纸下。

元别果然在镇纸下摸到一张纸,天色太暗他看不清,又不敢点灯惊了太宫的觉,只得拿着纸条走出屋子,借月色光华一窥究竟。

纸条上共四个大字,前两字墨色较淡,后两字墨色较重,似后来想起才补上去,墨已放稠了。

玉米,糯的

评论

热度(67)

  1. 白白soso拔丝儿红果 转载了此文字